1. 邳州文化网首页
  2. 散文

沂河杂鱼(作者 :蒋平秀)

沂河杂鱼(作者 :蒋平秀)
到基层检查指导工作,对于曹局来说已是轻车熟路,无怪乎听听汇报,看看资料。但每次下基层总有一件事令曹局犯头痛,就是伙食问题,总难碰到有什么可口的菜肴。这也难怪,曹局自从大学毕业,在城里立住了脚,仕途一路顺风,从科员到科长,再到局长,以前是陪人吃,现在是人陪吃,为了“工作需要”,什么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什么猴头、燕窝,什么鲍鱼、海参,几十年下来,所有山珍海味都吃腻了,无论怎么变着花样吃,都不觉得新鲜,每次吃饭,他总是挑选一些特色菜,时间长了,连司机小乔都深谙其道。
这次曹局来到基层检查工作,两个多小时的工作汇报听得他昏昏欲睡。接近中午,汇报终于结束了,正当曹局又为午餐发愁时,司机小乔低声告诉他:“今天中午安排到沂河渔村,听说有道什么杂鱼,味道特别新鲜,许多人都大老远跑去品尝。”
对于沂河鱼,曹局并不陌生。他就出生于沂河岸边的老鳖滩,从小失去父母,是爷爷一手把他抚养成人。小时候,他和爷爷一起下河打鱼,可以说,他是喝沂河水、吃沂河鱼长大的。五八年吃食堂,每人半碗大米水,树皮、野菜都被吃光了,很多人因为营养不良得了水肿病,邻家大春的爷爷就是这样死去的。为了活命,爷爷只好带上他去沂河打鱼。那会儿,沂河里的鱼也特别难逮,有时打了半天也打不了几条,倒是什么黄鳝、泥鳅、咯咯噎还能顺网捞到一些,每次爷爷又都把它们扔回河里。为了充饥,有时爷爷便把这些鱼带回来一锅煮,缺油少盐,那味道特别地腥。他端着碗,拄着筷子,眼泪汪汪地望着碗里的泥鳅,那个恶心,一口也咽不下去。“不好吃,硬吃,闭着眼往下咽,只要喝下去就行,不然会饿死你的……”,爷爷在一旁边说边做着示范。但他明明看到爷爷也是硬撑着咽下去的,那样子就像喝汤药一般,苦倒是不苦,就是腥得反胃。七岁那年,为了让他走出沂河湾,爷爷想方设法让他进了学堂,他还真争气,一口气读到高中,成绩还出奇地棒。为了凑足高二那年五块钱的学费,爷爷把攒了半年的小干鱼卖了,还搭上了门前那棵碗口粗的柿子树……
不知过了多久,曹局他们来到“沂河渔村”,酒店就设在沂河岸边,几座亭子立在水里,四周挂满红红的灯笼,岸边停满了许多高档小车,看来酒店的生意的确不错。
沂河杂鱼(作者 :蒋平秀)
进餐的时候,曹局就特别留意那道杂鱼,他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个吃法。终于,杂鱼端上来了,大大的一盆。大家都让曹局长先来,他用筷子一拨拉,仔细一看,白白的汤里,有几条黄鳝,几条泥鳅,还有几只咯咯噎。曹局长愣了,这不就是小时候爷爷逼着自己吃的那些鱼吗?他心里很不是滋味,酸甜苦辣一股脑儿往上窜:这过去穷人都不愿吃的恶食,如今怎么倒成了富人席上的珍品了呢?
曹局用筷子夹了一条咯咯噎,拨下一块细肉,放到嘴里嚼了嚼,奇怪,味道还真是不错,与小时的那股腥味,截然不同。大家等到曹局咽下那块菜,便问道:“首长,怎么样,味道还行吧?”
曹局本想摇摇头,但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嗯,味道的确不错!”
在座的人都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但恐怕没有一个人能真正明白此时曹局内心的那份体会…… 
我要打赏
—— 0人打赏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