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邳州文化网首页
  2. 散文

俺的“县长”吃低保(作者:李玉华)

俺的“县长”吃低保(作者:李玉华)

记得还是二十六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魏县长小传》曾在《邳州日报》副刊《马迹亭》栏目发表,时过境迁,这么多年就过去了。重新翻了一下当年保留下来老报纸,黄黄的,但文字依然清晰。当时文章发表时,在周围各村,认识我的人,还有认识文中主人公的人,曾当作一条趣闻传播着。有我的同学,朋友见到我就说,你的文章《魏县长小传》真是幽默风趣。把你们村的“县长”真诚,善良,純朴的性格写得栩栩如生,跃然纸上。我不好意思了,就说,那是我们的“县长”朴实,善良。我只不过如实记录而已。

直到现在,只要你来到我们村,随便遇到谁,不管男女老少,只要你问一句,请问魏县长家住什么地方?马上他们就告诉你,或把你领到他家。如果你提到他的名讳,老年人可能要想半天,才能想起来。年轻的直接摇头不知道。原来大家只知道“县长”,而不知道“县长”的真实名字。

魏“县长”的来历,那就要从他的一句口头禅说起了。他真实名字是魏贤廷。今年78岁了。从年轻的时候到现在,他一直好开玩笑,天天乐呵呵的,正因为他脾气好,乡邻们也常戏谑他。这时,他就脱口而出那句口头禅:瞧你败坏我连个县长都不如。日子久了。人们就称呼他县长。叫起来比真名还响。

是七十年代吧,我们村来了工作组,工作组的成员里有一位姓田的女同志,她是从县城来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时,由于表现突出,被抽调进了工作组,来到我们村和生产队的干部一样,既参加劳动,还参与管理。生产劳动时,她听到社员们称呼这位“县长”,很纳闷,社员们还是开玩笑地说:我们这位“县长”,是前几年站错队了,被打回原籍,说不定哪天还能官复原职。田同志信以为真。对他另眼相看。直到过了一段时间,了解真相,才敢对他放心管理。分配他参加重体力的劳动。

魏“县长”弟兄三个,他是老大,早些年,我们农村家家户户,都很贫困,当然他家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耽二误,他的婚姻就迟了点,所以四十岁之前,他还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光蛋一个。不过,这个人勤劳手巧。我们家乡是个小山村。靠山吃山吗,他从十几岁时就跟着老一辈学石匠,手艺还是不错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虽然都分田到户了。家家都守着自己的二亩三。集体原来的脱粒机,手扶拖拉机,都分得七零八落的。有的小组摊上了,有的摊不上。所以那时割下来的麦子,还要各家自己想办法,这个时候,石磙子还是有用场的。我们村有一大特色。就是家家户户的男劳力都会做石磙子。在方便自己家用之外。还到外村出售。那个时候石磙子最好的销售市场,是离我们家东边二十里地的古邳(也称旧州,古时称下邳)。每年的旧历四月初八,古邳逢会,我们村大车小辆的拉着石磙子前往销售。

当然,我们的“县长”也不例外,话说某年四月初八,他做的石磙早早卖完。紧挨着卖石磙的地方,就是卖家具的。这个时候来了一位少妇,她来到卖家具的地方想买个床。和卖主讨价还价之后,掏钱付款。点来点去差了三块钱。少了卖主不愿卖,眼看买卖要黄。魏“县长”看不下去了。不知是想成全这桩买卖,还是受少妇美貌诱惑,想表现一下自己的富有。蹭的一下,从兜里掏出了大团结。这三块我给垫了。卖主乐呵呵地接过了钱。少妇脸蛋红红的说了句:谢谢大哥。买了床就走了。旁观的伙计看到了,有人说他想“好事”,有人说他蒲蛋。后来有人为了纪念他的这次义举,曾给他又送了一个外号:垫三块。

这事没多久,大家也就忘记了,垫三块,也没叫几天。大家想还不如叫县长顺口。

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位无依无靠的“秀芝”流落到俺村,经“郭谝子”一帮哥儿们撮合,和魏“县长”成了亲。自此,“魏县长”有了掌印夫人。

一晃三十多年了,“县长”唯一的千金,也出嫁了。话说我们这些庄户人家,摆弄土地靠的是力气。人老了渐渐就不中用了。打工人家老板也不愿要了。魏“县长”还要生活啊,于是他就在周围各个村子里给人打短工,一天三十,五十的。有一天,他又来到邻村帮一户劳力不在家的人除草。被另一个村的支书“县长”叫叔叔的人看到了。这位支书叔叔张口就骂他,说他有什么用,象你这种情况,标准该吃低保,如果办成了,怎么需要南湖北湖跑,给人家打短工?你都多大了?

魏“县长”说了,我也找了,还花了几千块钱托了人,就是没有办下来。事实就是这样,农村一开始有低保的时候,权力掌握在村干部手里,他们说给谁吃就给谁吃,什么符合不符合标准。当时我们庄里吃低保的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是最有能耐的,是村干部的亲近人。第二种是专门和村干部作对的,天天上访挑刺的。第三种就是在村干部身上花钱的。花钱的要分先后和多少了。所以“县长”不是没有用,是钱还没有花到位。前几年,我到当时还在位子上的村支书家办点事,遇到一位已经是肝癌晚期的妇人,她问我:你有这个支书的手机号吗,我说有,就给了她。她给我讲了,她家其实离支书家不远,好像是邻里之间早些年和支书有矛盾。她也许活不多长时间了,就想找支书给办个低保,说俺不是想要那低保钱的,就是有了低保证,报销能多报点。就是这样,支书也不给办。这个“位高权重”大人物。对一位将死的人也能下得起这个狠心,何况别人。

回家之后,越想越气,我就在自己的qq空间里,发表了一条说说:共产党好政策,都被基层狗日的卖钱花了。人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话不假,没几天,我就摊上事了。我家乡有座小山,山上都是松树,松树上结满松籽。每年秋季,乡邻都到山上摘松籽,我也和大家一起去采摘。谁知别人采没事,我有事了。派出所的民警来了五六人,在我家房前屋后翻腾起来。可除十几斤松籽,一个松枝也没有。领头的人说,有村干部的电话吗?打给他让他来给你解决。我家后边就是村主任。不用打直接找了。村主任说,给个油钱吧。油钱是多少啊,占城派出所离我家十里路。我也不知道警车出警到我家要耗多少油。主任说给三百吧。我就从家里拿来三百了事。警车走了没多会,主任又叫了我,我说钱不是给了吗?还有事?主任说,我能让派出所的人把钱拿走吗?又给你要了回来,给你。我真不知道该感谢谁。

现在当年的支书被调离,主任也不干了。上级也发觉农村吃低保的乱现象,重新对低保管理进行清查。直到近两年,又有人对“县长”说,你到镇里去找,“县长”说,俺不敢去,乡邻就说,你是“县长”,比镇里的干部还高一级呢,你怕谁!“县长”真的去了,经核实,“县长”确实符合标准。自此,我们的“县长”才吃上了低保。

“县长”近照。

我要打赏
—— 0人打赏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5条)

  • 漫步夕阳
    漫步夕阳 2021-01-13 18:11

    文章真实讽趣,还反映了以往的不正之风歌颂了今天老有所养,老有所依的社会制度。

  • 琼琼妈
    琼琼妈 2021-01-11 21:38

    那年那月那些事 ,一边辛苦一边甜.

  • 栗洪民
    栗洪民 2021-01-11 19:29

    读这样的文章,舒服!

  • 自信人生
    自信人生 2021-01-11 19:13

    “县长”的故事非常感人。他是憨厚老实、本分随和的人,乡亲们喜欢他,他跟乡亲们也能相处得来。文章揭露少数村干部徇私舞弊、横行乡里的事,确实很气人。山高皇帝远,县官不如现管,老百姓不懂得反抗,低声下气忍受,这种现象还有不少。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