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邳州文化网首页
  2. 小说

杏花岭:小说连载(作者:刘善明)

杏花岭:小说连载(作者:刘善明)

第一章

(一)

“《三国演义》我他妈的看了360遍,只记住了一句话,就是开头的那一句话,总共才14个字:‘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你甭说,就这一句话,今天就派上了用场。今晚咱杏花岭大队召开党支部扩大会,招呼生产队长参加,俺也借驴推磨,来它个‘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做个开头吧!你们知道分什么吗?”

正当大家伸长脖子,睁大眼睛,有的还挪一挪屁股下的长凳子,想靠的近一点,听得更清楚一点的时候。大队支书牛耕田却卖了个关子,说:“你们想想看分什么?”他不慌不忙地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红旗兵牌的香烟,叼在嘴上,然后轻轻地擦着了一根火柴点燃了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可他并没有把吸进去的烟气咽下去,只是在嘴里品尝了一下就缓缓地从嘴和鼻孔里放出来了,一串串轻飘飘的烟圈。顺着他的嘴巴和鼻孔一个接着一个连续不断的冒出来,在他的周围飘逸变幻盘旋上升,然后散去。

支部委员和生产队长们一个个仿效,纷纷掏出香烟,互相敬让着点上火,猛烈地抽了起来。顿时,屋子里烟雾缭绕气味呛人,咳嗽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悬挂在支书办公桌上方的一盏15瓦的电灯泡,本来就昏黄昏黄的,一经烟雾迷漫,就更显得暗淡无光了。

牛耕田往后挪了挪椅子,身子往后仰了一下,抽出抽屉,伸手在抽屉里拿出一个红色纸盒来,说:“这是我昨天在县里开罢会,去百货公司特意买的,100瓦的大家伙,小李子,来,换上!”

治保主任李洪义,霍地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双手接过牛耕田手中的红色纸盒,小心翼翼地打开盒盖,取出一个又大又亮的灯泡来。

牛耕田擦着一根火柴,一手擎着照亮,一手拉灭电灯,李洪义站在办公桌子上摘下15瓦的灯泡,换上100瓦的灯泡,牛耕田又拉了下开关,“啊”!大家异口同声的“啊”了一声。霎那间,满屋通明,每个人脸上都绽放出兴奋的笑容。就连那只大灯泡也自豪地得意地在办公桌上方摇晃着,摇晃着;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停下来。

李洪义从办公桌子上跳下来,转过身用手擦了一下他刚才站过的地方,才回到他的座位上。
牛耕田兴奋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绕到办公桌的前面,办公桌的前面放着一个用山红泥晒干制成的烤火盆,盆里的干树枝正燃烧着,不断地发出“噼里啪啦”的炸响声。火苗一窜一窜的跳跃着。办公桌前的左右两侧分别各摆放着一排长条凳。正前面摆放着两排长条凳。支部委员和生产队长们,就三三俩俩地散坐在这些长条凳子上。

牛耕田满脸堆着笑,在办公桌前面的一小片空地上围着火盆来回转了两圈,用那种甜蜜蜜的眼光对今天来开会的人扫视了一遍,然后停下来,屁股靠在办公桌的桌沿上,身子半倚着办公桌,一只手扶着桌沿,另一只手握着桌的一个角,站在那里一只脚不停的的敲打着地面,显得是那样的惬意和悠闲。

“怎么都他妈的哑巴啦,都不说话啊,到底真的不知道分什么吗?”牛耕田说话的声音虽然大了一点,语气重了一点,但脸上的笑容还是很灿烂的。

第一生产队队长马力达把手里的烟头仍在地上,又用脚踩着在地上拧了一下,慢慢腾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干咳了两声,粗声粗气地说:“牛书记,俺猜是分大杨树,咱杏花岭除了杏树就是杨树,杏树留着结果子,大杨树吗?!干脆分给各家各户卖钱花,这眼看着就要过大年了,腰里头连个烧纸的钱都没有。一年到头,说什么,也得给先人烧把纸吧,甭说还得给孩子添件新衣服啦,更不用说吃两片肉啦!”

杏花岭:小说连载(作者:刘善明)

马力达的话还没有说完,三队队长卢大贵就接上茬了,“俺也想着分两颗大杨树卖卖,卖俩钱买粮食吃,俺家人口多,俺娘还生病哩,队里分配的粮食早已吃光了,俺寻思着等过罢年,带着全家老小去讨饭嘞!”
六队队长杨永奇打开了话匣子。“马队长说到吃肉俺嘴里就流口水,一年不见点腥气,甭说是小孩子,咱大人也馋得慌。大队的猪圈里还有两头老母猪,瘦的劈柴似的,人都没有粮食吃,哪还有粮食喂猪呢?!牛书记,您就发发善心,把两头老母猪杀了,分给咱全大队的老老小小解解馋吧!”

八队队长李光辉,看着牛书记还在微笑着等待听大家的发言,也笑眯眯地站了起来,很有信心地说:“俺猜到书记心里去了。救济钱粮年年有,不在三九在四九,这三九眼看就过去了,明天就是四九了,该分救济粮和救济钱了吧?牛书记你昨天在县里开会,是不是带来救济指标了。俺们队你是知道的,几百亩地都在山梁子上,十年九不收,今年又遇上大旱,社员们早就上山挖野菜填肚子了,这次救济粮下来你可得多分给俺队些,不然明年的春荒是过不去的。”

牛耕田从办公桌的前面又踱回到桌子后面,一屁股坐在他那把吱吱作响的破椅子上,拿起桌子上的香烟盒,想再抽一支烟,谁知当他把烟盒拿在手里时晃了晃竟然是空的。几个支部委员们看着他笑,笑他在桌子前面站着时,那盒烟就被他们几个人悄悄地瓜分了。你还想抽哩,哪里还有呢?除非你再去买吧!

牛耕田仍然是笑嘻嘻地,把空烟盒捏吧捏吧扔到地上,不气不怒地说:“好啊!你他妈的几个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就把俺的‘口粮’给分吃了,别的没分,到先分起俺的东西来了,胆大包天了!”

停顿一下,牛耕田把话锋一转,仍然是笑嘻嘻地说:“分就分了吧,你们抽是抽,俺抽也是抽,俺一个人抽还不如你们人多抽香哩!不过,俺要说清楚,俺那烟里有大烟,抽上瘾俺可不负责噢。”

几个委员们惊讶地“啊”了一声。“不要怕,看把你们吓的,俺只是开个玩笑罢了!这年头俺有下海擒龙的本事,也擒不来大烟。不过,《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是要遵守的,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嘛!你们几个违犯了还是要还的了。”

牛耕田走到大队长朱喜良跟前,伸着手对朱喜良说:“老伙计,我现在成了贫困户了,先借我一支抽,明天加倍还。”
朱喜良从他棉袄的口袋里掏了半天才掏出半盒皱巴巴的香烟来,牛耕田从烟盒中抽出一支,先在鼻子上嗅了嗅,说:“这样的臭烟,还当宝贝疙瘩装着,不嫌丢人哩!”朱喜良把嘴一撇,同样笑嘻嘻地说:“要饭花子烤火——穷烧包,嫌烟孬就别抽,我又没请你抽。”说完伸手要去夺下牛耕田手中的烟。牛耕田早已点着了火,猛抽了一口,一转身躲开了。

杏花岭:小说连载(作者:刘善明)

牛耕田回到他那把吱吱作响的破椅子上,把椅子又往前挪了挪,腰杆又挺了挺,两手十指相扣架在胸前,眼光平射扫视了一周,总算是坐稳当了。

“大家静一静,俺开始讲话了。”牛耕田模仿着县里领导讲话的姿势,还吹了两下空气(脸前没有麦克风,只好吹空气)引起在场的人哄堂大笑。

“今天咱打开天窗说亮话,刚才你们说的也对,但不全对,救济粮钱、母猪肉是要分的,但你们没朝大的说,没朝咱庄户人家的命上想。咱庄户人家的命是什么?是生咱养咱死了还要埋咱的土地。土地就是咱庄户人家的命,县委王书记讲了,党中央的一号文件说的很清楚,为了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要分田到户,包产到户,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就是大队或生产队与每一户签订联产承包合同,交足国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每家每户对承包的土地都有自主的经营权,任何人都不得干涉。一句话就是‘大包干’。大家听懂了没有?”

马力达把手指伸进嘴里咬了一下,疼。又用手指捏一捏耳朵,也疼。马力达自言自语:“这不是做梦,也不是耳朵跑风。那会不会是牛书记发高烧呢?要是真的发高烧要立马送医院的。”
马力达慌忙站起来,快速冲到牛耕田面前,伸手摸了一下牛耕田的前额,不烫手,证明不是发高烧,那是怎么了?马力达疑惑不解。

就在马力达疑惑不解的当口,李洪义一个箭步冲到牛耕田面前,抓住牛耕田的两只胳膊拧到背后,招呼马力达帮忙,抽出他别在裤腰带上的绳子,把牛耕田反绑起来。

“牛耕田反党反社会主义,私分集体的土地,我以大队治保主任的名义,把牛耕田绑起来,连夜送往县公安局。”李洪义高声呼喊着。
会场立时炸开了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