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大理不歪(作者 :徐景洲)

权大理不歪(作者 :徐景洲)

因为订了不少学术研究杂志,没事时阿牛最喜欢呆在学校阅览室。那天管后勤的校长来还杂志,他只看娱乐消闲或者法制类杂志,但这类杂志学校订的却很少。只听那站在报刊架前翻杂志的也是教师出身的校长忿忿地说:”订这么多研究杂志做什么,什么教育研究,语文研究,能教好书本就不错了,我们又不是大学,哪里用得着研究啊!明年这些杂志都不要订了。”

在坐的有不少教师,但没有一个人反驳他。阿牛想大家心里和阿牛想的一个样,这样没道理没知识没水平的话也能说得出,别说当校长了,就是当教师也不够资格呢!只是因为他是校长,权大嘴也大,歪理讲得像正理,与他争论,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学校图书馆藏书很丰富,据说是一个语文教师,因身体不好,当了图书馆理员时购进的。阿牛那时教大专文学课,备一门课总要借一二十本参考书。因为图书馆的书少有人借,图书管理员对阿牛就特别热情,借书没限制,还逢人就夸阿牛是最好看书的。

原以为多看教学参考书是好事,没想到有一次校长在全校职工大会上却说:”有些老师,一次借书一二十本,把公家的书拿到自家充书柜。这怎么行?一个人总不能同时看几本书吧,一次借一两本,看完了再借不好吗?你借了那么多,别人还看吗?再说教参都发了,你能把教参研究透了也就不错了,哪里用得了这么多书。参考书看得太多,学生能接受得了吗?”他说完这话,会场一片乱轰轰的议论声,他还以为他的歪理邪说很得大家拥护呢!

本该表扬鼓励的事,他偏批评,连”给学生一碗水,教师要准备一桶水”的道理也不懂,与他论理,只能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是说不清。而他,这么明显有违教学教育常识的歪理也敢大言不惭地当着众老师的面讲,无非是因为他有权,有了权,歪理也可当正理讲。

谈起这两件奇事,朋友深有同感,他说他新近也遇到了两件令他啼笑皆非的事。

权大理不歪(作者 :徐景洲)

那天他向领导反映,办公用的文件夹、彩笔、尺子等几年没发了,是不是可以买一些。领导说,不能买,因为有人会把公家的东西拿回家,买了也白买。朋友一听,就辩了几句,说拿走家的毕竟是少数,再说你们领导可以批评他们啊。不能因为有人拿走家就不买办公用品吧?这正如说怕小偷偷东西,家里什么东西都不添置一样。但领导的回答却让他无话可说了:这几年没买不也过来了?就是不能让有些人贪公家的小便宜。

又有个同事来问印名片事。因为他业务往来多,公家统一印的名片早用完了。领导却回答他:你用完了,别人还没用完呢。给你印,别人不吃亏,不有意见?那同事说,名片是工作需要,用名片多说明业务量大啊!领导说,要印都印,要不印,都不印,不能搞特殊化,不能因你一个人的需要,在群众中闹矛盾。

闻言阿牛大笑,说,这样的领导要是当校长,可苦了那些板书多的教师了。他发粉笔可能也是统一分配,多一根也是不给的。不过笑归笑,笑过之后很是糊涂,这样明显没道理的话,没道理的事,当领导的,为什么却能堂而皇之地说和做?于是百思不得其解之后,只好用一句笑谈作结:权大嘴也大,无理讲不歪。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