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豆入碾 (作者:高福岗)

黄豆入碾 (作者:高福岗)

准海战役碾庄圩的那场恶战,虽说过去了很多年,可邳州人对于“黄豆”入碾的故事,却还像饭桌上的咸菜盐豆,总也忘不掉。

1948年冬至前后,苏鲁交界到处驻扎着穿着黄皮的队伍。有一天,蒋介石委派参谋总长顾祝同来到徐州开会,声称要“弃海州,“保徐州”。这可烦透了黄百韬,因为他当上第七兵团的司令官安营扎寨在新安镇还搁兴头上呢。他要在这里好庆贺一下自己的五十寿辰,心安理得地驻守着海州,等待着立功受奖的机会。可没想到,顾总长在会上就要他带领队伍向徐州这边靠拢。有感觉归感觉,可军令如山倒啊。于是他就带着一支 6万多人的部队,沿着陇海铁路线浩浩荡荡地向西进发。哪知在运河大埝,队伍才挤过去一少半,从后面赶来的解放军就咬掉了他的大半条“尾巴”。

黄百韬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队伍兵强马壮竟会吃了这么大亏,他连忙命令部队掉头迎击,可打着打着解放军就像蜂团子似的越围越多。万般无奈他只好带着队伍加速向西前进。不料想先行部队刚到曹八集,又被解放军的另一支部队当头打了个“七寸”。这下子黄百韬懵了,对于解放军这一前一后咬着不放,到底又有多少队伍,解放军到底又想干什么,他一点也琢磨不透。就在他犹豫不决之时,侦察兵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说:西北方向 60多里地的国军张克侠已同何基沣在贾汪和台儿庄投诚起义;另有 3万共军正从东北方向往这边包抄过来……

黄豆入碾 (作者:高福岗)

黄百韬听后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难道孟良崮张灵甫的鬼魂又要附在自已的身上?他赶紧向驻守徐州的刘峙问个究竟。可刘峙是一个老滑头,不说打也不说停,只是糊弄他说邱清泉和李弥兵团马上前来增援。哪知这些都是镜子里的烧饼,他苦等了一天一夜,也没等到下步行动的命令,更没见到援军的影子。等到的却是通讯兵的报告:共军已将我第七兵团围困得像铁桶一般。黄百韬这才慌了腿:他心中有底,自己不是黄埔嫡系,在友军的心目中他就是一人个晚娘养的孩子。他开始咒骂刘峙、邱清泉和李弥的无情无义。

正在黄百韬进不得、退不得也打不得的时候,终于等来了蒋介石的一纸急令:与共军就地决战。碾庄圩是东陇海铁路边上的一个小集镇,住着二百来户人家,这天几个村民正坐在那个大碾盘上晒着太阳聊着天,无意间看到了一队黑压压的队伍正向圩里涌来;大家开始慌乱起来,前几天李迷糊(李弥)的队伍才离开,弄得这里鸡犬不宁,这会儿又从哪里冒出这么多的人马来?一个胆大的汉子躲在石碾旁的一棵柳树后看了个明命白:向圩子里扑来的队伍还是那头戴铁帽子身穿黄皮的打扮,他吓得大喊起来:“不得了啦……都快跑啊!……中央军又过来喽!”

到了傍晚,窄小的圩子里就塞满了中央军,人多车多拥挤得尾连个插脚的空儿都没有。这里除了兵团部的警卫营、通讯营、工兵大营、骑兵营、战地防炮营,还有汽车队、医疗队、伤员救护队。那一辆辆炮车、吉普车、救护车,停满了房前屋后、大街小巷,整个圩子里乱成了一锅粥。黄百韬的兵团司令部只好安在了街道上的一家油坊里。那个姓魏的参谋长让勤务兵拾掇好屋里的桌椅床铺,又将一张军用地图挂在北山墙上,急不可耐的黄百韬忙间:“这是什么地方?”“报告司令官,这里是碾庄!”“什么?碾庄?”“是的,是碾庄,石碾的碾!”“啊?……”黄百韬顿时眉头紧皱,脸色一下子变得蜡黄,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腚擺在了那张旧椅子上,一种不祥之感涌上了心头。

黄豆入碾 (作者:高福岗)

仗打得异常惨烈。碾庄圩四圈方圆二十里地全是双方厮杀的战场。在拉锯一样的恶战中,中央军因断了给养,官兵们缺吃少喝,天气又冷,打起仗来已没了开战时的劲头。可解放军呢,因在外围,支前的民工送吃送喝送枪炮,队伍打起仗来越打越带劲!解放军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一点一点地向前逼进,就像长虫戏癞蛤蟆一样把中央军慢慢地拢向碾庄圩里。三天之后,中央军的伤亡越来越大,有好几支部队不是逃跑,就是投诚,有时解放军的几筐馒头和一桶白菜烩肉,就能争取到敌方的几个排、几个连、甚至几个营。到了夜晚,天上乱窜的信号弹像一道道闪电把夜空照得透亮:地面上枪声、炮声、追杀声震得耳朵发聋。心急火燎的黄百韬一会儿登着木耙爬上屋脊,巴望着兵的到来;一会几又在晓子里反复地询间前方的战事,可他看到的和听到的都是令他长吁短叹的。

又过了几天,坑道作业把解放军战士们变成了一个个“土行孙”,神出鬼没地从四面八方的地面下钻了出来,接着又在离碾庄圩不到二里远的地方支起了一二百门大炮,一齐把炮弹向圩里砸。这个时候,圩子里的黄百韬才真的成了热锅里的蚂蚁,他三次从外围向圩里增兵,可还是没有挡住解放军的凶猛攻击。眼看解放军的包围圈越缩越紧,他只好见机行事,带着几个部下,向着碾庄圩东北方向的一个村落突围。

这个村落叫院上,是护卫碾庄圩的三十六军的军部。到了这个指挥部后,黄百韬立足未稳,军长刘镇湘早就换上了准备为党国尽忠的新军装。见到黄百韬的到来,他是苦苦相劝,促催他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并建议他赶紧向西北方向突围,这样有可能与援军接手找一条活路。无可奈何,黄百韬只好跟着刘军长几个人像一群兔子,朝院上村的西北方向窜去。

黄豆入碾 (作者:高福岗)

这时,天刚合黑,地面上起了一团团大雾。在朦朦胧胧中,黄百韬好像听到四处都是解放军的追杀声,他再没有逃跑的信心和勇气了。在一大片低洼的芦苇汪旁,收割的芦苇被捆扎得整整齐齐,围成一个个芦苇簇。黄百韬看了看再没有什么能使他藏身的地方,他又问身边的卫兵:“我们现在来到什么地方?”那个卫兵垂头丧气地说:“尤……湖,是一个村庄。”

黄百韬听后浑身像散了骨架一样,他仰天长叹,“扑通”一声跪在了那芦苇簇旁,口中喃喃自语。正巧躲在这个芦苇簇里的是尤湖村的刘老汉,他和老伴藏在里面大气都不敢喘,只听到眼前这个跪着的人哭泣着说道:“我的妈呀,都怪儿子黄豆不孝,不能为您老人家养老送终,也不能再为党国效忠了。黄豆我南讨北伐,没想到前日在这里入碾,今日又在这里进了油壶,这是天不容我啊!”这个人刚说完,忽听得一阵枪响,等那几个随从跑过来时,黄百韬已倒在了地上。刘老汉把嘴巴贴在了老伴的耳朵上,小声地嘀咕着:“这个叫黄豆的人可能就是黄百韬吧,瞎!大将犯了地名唉!”

 

1:黄豆:黄百韬的乳名。

2:碾:碾庄圩。

3:油壶:尤湖村,在碾庄

(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岁寒三友
    岁寒三友 2020-06-22 23:56

    国民党气数已尽,别说黄百韬大将犯地名,就是換成谁,也得淹没在毛主席领导指挥下,人民战爭的汪洋大海里。高老弟善写战爭题材故亊,并实事接地气,令人敬佩!向高主席学习!为大作点赞喝彩!赞赞赞赞

  • 自信人生
    自信人生 2020-06-22 18:14

    黄豆入碾又滑进油壶,黄百韬气数已尽,国民党日薄西山!高主席的小说不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