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任务 (作者:黄兴洲 )

特殊任务 (作者:黄兴洲 )

呜——!一声长鸣。 D11次列车以300公里时速穿越秦岭遂道。 靠窗坐席上,公安警院毕业生赵飞,望着飞速逾越的峡谷,脸上流露出上任公安局刑侦科的三分喜悦。 火车行至三门峡站,列车长和刑警科长化妆为乘警的高军来到赵飞座位前,伸手要检查他的车票。

赵飞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递给他,满脸不高兴的问:“刚才不是查过了,怎么又查呀?” 乘警口词严厉,腔高气粗:“查过就不能再查了!带上行李跟我们走一趟。” 赵飞两眼一瞪,反问一句:“凭什么?” 乘警将车票一撕两半摔地上,用力从座位上猛拽一把,低吼一声,“凭你这张假票。走!” 周围座上旅客愣眼惊异,纷纷斥责:“他他,这小伙子外表挺机灵的,内心这么拐,假票乘车,该狠罚!” 乘警将赵飞带进一软卧厢内,随手返锁包厢门。一位站立铺边,面向窗外,身穿兰色便衣的中年男子,转身抓住赵飞手,将他按坐在软卧铺上,满脸温和道歉说:“对不起赵飞同志,让你受委曲了。

我是省委专案组的匡钊,现有一特殊任务必须让你来完成。众目睽睽下,只有这样才能——” “只有这样才能让我臭名远扬。”赵飞起立敬礼,笑问:“报告首长,请问,怎么个特殊法?” 匡钊拍着他的肩膀说:“囚犯潜逃,打入商贸工程内部,摸清邪恶势力的——” 赵飞闻听,大吼一声:“我一个警院高才生,出门就要当囚犯,倒霉一辈子。不干!”说完提起行李包伸手拉包厢门。 高军抓住赵飞行李包摔在列车地板上,一拳将他捅倒在软卧铺上,吼道:“狗屁高才生,只要进这个门,就别想出去!” “老子不信这个邪!”赵飞一个剜心脚将高军踢倒在车地板上,跳下铺拉包厢门。 “反了天你!”匡钊急出手,一拳打在赵飞后脑勺上,赵飞两眼一黑栽倒软卧上。匡钊松松肩膀,回头撂出一句,“下边的事你来处理,我在站口囚车上等你们。” “呸!呸!”晚8时50分,高军押着头戴鸭舌帽,嘴留八字胡,脸戴宽边墨镜,身穿囚服,后背印有038号囚犯从软卧车厢门口走出来,列车上乘客纷纷投以蔑视的眼神吐口水。 高军用手推了赵飞一下,二人快速走出列车,转上车站门外一辆同载016号囚犯的囚车。

夜10点10分,囚车行至郊区三叉路口,赵飞呼叫肚子疼要拉稀,高军让司机停车方便,车门刚一打开,赵飞一脚将高军踢滚路旁水沟里,拉着016号囚犯拔腿就跑,待匡钊下车掏枪时,两囚犯已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他只好朝天放两枪,吆喝站住,这两枪惊天动地的声音,赵飞心知肚明,是送行他进入黑恶势力团伙的通行证。 果然不出赵飞所料,当天夜里,在016号的引荐下,他当上了商贸集团总公司的楼层保安科长。 五天后的晚上12点30分,商贸集团总经理钱大兴带着一个妖媚的女人来到宾馆,要了五层楼一个豪华套间。 20分钟后,几个便衣警察在刑警队长亲自带领下,不动声色的来到了五楼服务台。服务员慌了,她知道钱总正在5018房间与一个卖淫女子鬼混,想通报已经来不及了。急得她要哭,干着急没办法。正在她六神无主时,突然赵飞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走廊那头走过来,拿起钥匙快速打开5018房间门闪身闯了进去。 钱大兴正在进入情况,突然见闯进一个保安不由得又羞又怒。

拉过一条枕巾遮住下身,张口大骂:“哪儿来的鬼保安!一点规矩都不懂。” 赵飞不由分说脱掉自己身上的制服,大跨一步到床前把衣服扔给钱大兴,猛推他一把,让他快穿上爬到窗外躲起来。赵飞脱掉衬衣,跳到床上,搂住那个妓女亲热起来。 刑警打开门,把赵飞和卖淫女一同押走。卖淫女在法律震慑下如实供出了她是钱大兴的第七个情妇,已为钱大兴私生一子,又揭发了钱大兴贪污腐化,私分挪用3千万公款私养情妇的条条罪状。

黄兴洲,男,1947年9月生,江苏邳州人,退休中学高级教师,邳州市民间艺术协会会员,今古传奇传媒集团速读杂志邳州联络站站长,今古传奇优秀读者,从小喜欢文学,退休后写了回忆录《情系桃李》,《杏坛春秋》,喜旅游,写有游记《踏遍青山》,2017年5月担任邳州联络站站长后两年写了两本《邳州速读》会员作品集,自创一份《邳州速读》小报。
作品曾多次刊登在《今古传奇》单月号传奇茶座上,《速读》杂志上,《军修风采》,《邳州文化研究》,《邳州大运河文化研究》,以及全国各地网站分别多次有文章发表。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