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芦苇荡 (作者:刘波涛)

老家的芦苇荡 (作者:刘波涛)

苇茎摇逸苇花飘荡,那楚楚动人窈窕的身姿随风而舞,“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多么浪漫的意境,不由让人带着幻想和渴望去追寻理想之地。

“芦苇荡”,每一提起这名字,就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革命样板戏“沙家浜”中,新四军转战其中与日本鬼子斗智斗勇,游击作战的壮烈场面。

我要说的“芦苇荡”,可不是壮烈激情轰轰烈烈的作战场面,而是与我相伴相随多年,一幕一幕活生生的生活情景。在老家官湖镇,离我家东不远处有一片不小的“芦苇荡”,白天绚丽多彩晚上阴深可怕。让我记忆犹新的是,老家的“芦苇荡”距离邳苍公路非常近,那是每天来往公路的必经之地。七十年代,在我上小学时期,因年龄小胆量也小,如晚上没有人作伴,我一个人是很少出门的。听老人讲,“我家附近芦苇荡里面,有两堆坟冢,不知是谁家的老祖坟,所以自知道这事后,这块阴影就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

每当遇特殊事情,夜晚我一个人路过“芦苇荡”时,此时阴森森大片的“芦苇荡”,不由地让我头皮发炸腿发軟,害怕之情油然而生。不经过还不行,那就得硬着头皮咬紧牙关自我打气,一步三回头带着小跑急速发抖而行,脑子里总是感觉身后有个幽灵在悄悄地跟着我,此时此刻,那种害怕心里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为了抓紧快速到家,我是三步并作两步急速行走,刚到家门前,我快速推开大门,随后又使劲“咣当一声”把大门死死地关上,这时心情才稍微平静一下,我用颤抖的手抚摸着乱跳胸口,嘴里还不停鬼叨年地说:“谢天谢地总算到家啦”,在一摸脑门冷汗已出。然如遇风高夜黑并掺杂着电闪雷鸣的天气,这时在“溜”过“芦苇荡”时,那种恐怖害怕的心情,就实在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啦!不怕“丢人“地讲,此时此刻连死的心都有。不是夸张地说,这种恐惧心里,整整困扰着我有二三年之久。

老家的芦苇荡 (作者:刘波涛)

利弊相依,虽说“芦苇荡”困扰着我多年幼小的心灵,可是它利民的一面也是可赞的。在每年的七八月份,待芦茎挺拔芦叶绽放芦花飘逸之时,那一望无边绿油油的“芦苇荡”,也给附近村民带来无限的快乐和食用的价值。时髦的美男俏女们,纷纷来到美丽的“芦苇荡”边,嬉戏观赏芦苇的美姿,抒发赞美芦苇高尚婀娜动人的情怀,并依偎在亭亭玉立的芦苇边,留下美丽的倩影。

每逢端午节到来,临近及周边村民们便手提菜篮,哼着小调美滋滋地来到“芦苇荡”边,用他们勤劳之手,打下片片芦叶,回到家中用清水洗刷干净,在芦叶中放入洁白油亮的姜米,用灵巧双手包成一个个俏美的粽子,然后放入锅中开始蒸煮,待粽子快要煮熟时,芦叶的清香味便沿着锅缝“挤出”,慢慢地飘向四方,那醉人的芳香,叫人还没吃到粽子,便早已垂涎三尺,亟不可待就想大吃一口。

随着时间流逝及社会建设发展所需,七十年代末,家乡的“芦苇荡”便砍除殆尽,虽已过去近四十年,它对我影响的点点滴滴喜怒哀乐,仍在脑海徘徊,迟迟忘却不去。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匿名
    匿名 2020-05-25 14:13

    一般芦苇荡都瘆人。

  • 岁寒三友
    岁寒三友 2020-05-23 00:13

    家乡苇荡记忆人,喜怕欢乐印象深,夜半常疑有鬼影,雷雨天气吓掉魂!常念端午苇叶好,包裹粽子香满村。如今苇荡已不在,犹记当年蒹葭恩!

  • 邳州文化网的头像
    邳州文化网 2020-05-22 21:05

    王老师精辟

  • 王以太
    王以太 2020-05-22 21:03

    芦苇荡中芦苇长,
    秋风十里芦花扬。
    游鱼戏浪乐新水,
    芦鸟作窝育雏忙。

  • 6168的头像
    6168 2020-05-22 18:30

    芦苇荡,一代人记忆深处的过往

  • 邳州文化网的头像
    邳州文化网 2020-05-22 17:31

    生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