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邳州文化网首页
  2. 原创文学

红箭一号:第九集 (作者:路兴录 )

红箭一号:第九集 (作者:路兴录 )

第九章

便衣进禁区  拘押监造官

 

谷自清回到启龙谷的当晚,即赶到医院王耿彪的病房,看着他那骨瘦如柴的怏怏病体有点于心不忍,看着他病床头上堆放着约二尺高的国标、国军标准初稿,眼热心酸地握着他的手说,“王副总,辛苦你了,为神龙剑实施国标、国军标立了大功了!”

王耿彪强打精神,咧嘴笑笑,说,“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能顺顺利利地按照这些标准研制,就算烧高香了。”

谷自清沙漠基地发射期间,王耿彪走访了航天航空基地106个车间、科研所;调查了2100名专家、工程技术人员;收集了500多万字的科技资料。

刘凤燕去逝后,剩下的8名军事代表,住在谷自清和焦翠灵喜度蜜月时隔断的那间54平米,既是宿舍又是办公室的库房内,4张双人床围成一个圈,晚上床上睡觉,白天依床办公。

王耿彪根据国防工业推行全面质量管理,组织起草了《军工产品质量控制暂行条例》。简称《条例》。他认为,这种规范不同于国标、国军标范畴的通用或专业技术规范,而是承制单位根据国标、国军标、专业标准和产品特点,结合本单位设计、试验工作的实践经验,自己制定、自己使用的工作规范,它是军工企事业单位标准化的重要内容。这一大胆作为,充分体现了军事代表,在监测监控过程中的连续性和法规意识。他说:“有经验的同志,即使转业、退休了,或者工作调动了,新上手的同志,按照规范去做,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条件下,不降低装备的质量、标准。”

其实,谷自清早就想到这个问题了,这是一个既原则又要胆大心细,还要知识深厚,还不怕得罪人的差事。他倒不是怕得罪人而不敢承揽这个任务,他确实行政事物性工作缠身静不下心来。再说,支部会10年规划和组织分工,正副总军事代表负责型号装备立项,和国标、国军标准编著,既然王耿彪提出来了,他当然知道这一任务非他莫属,当即交给了王耿彪主办。还想出了新名词,“声声事事”鼓励说,“风声、雨声、欢乐声,国、军标准是心声;家事、国事、天下事,抓好国军标准是大事。”

王耿彪是个工作狂,接受这个任务的当天,就开始了收集资料、走访调查,常常一个人关在屋里,一呆就是10多个小时,有时,甚至从傍晚一直干到第二天中午,饿了啃袋方便面,渴了喝几口矿泉水,终于身体垮了。住进医院后也不清闲,他让蔡宝来把他调研的资料,也一并带进了病房,边配合治疗,边汇综归类,终于整理出来了。

对于他的这位副手,谷自清有一种比跟蔡宝来、张达伍等人更深一层的情谊。王耿彪为人豪爽,在学校时,就是个活跃分子,多才多艺,还是学生会的主席。在蓝球场上,他俩一个中锋一个后卫,配合默契。而且他和王耿彪,均是从事常规兵器监造业的能手,是从两省11个军事代室,选拔的领头雁。王耿彪工作上从不马虎,认死理,他要是判定的质量死刑,谁也别想更改。谷自清虽对他的小题大作,并不赞成,但在质量这个中心原则上,有时也不得不敬他三分。

 

试验部长马建礼对王耿彪的高标准要求心中不服,要他修改标准被拒绝。因此怀恨在心,想方设法给军代表出难题。

一天中午,项目监测军代表赵宝参加基地试验室神龙剑——型号X项目试验,为了按时进试验区,没回宿舍穿军装,只穿了一身休闲服,戴副墨色眼镜便大摇大摆地向试验区走去。刚到试验区大门口,就被一保安厉声喝斥,“干什么的?”

“上班哪。”赵宝随口撂出一句。

“上班?”保安咕哝一句,手指着门口的大牌子,仍是恶声恶气地说,“这是军事禁区,你是瞎子,还是没看见——闲人免进!”

赵宝乜斜了一眼那个牌子,说,“我是驻基地陆军军事代表,来参加专项科研试验的,误了大事你负得起责吗?”

“科研,试验,军事代表,怕不是盗窃国家机密情报吧?”保安一股小瞧人的敌意,围着赵宝转了一圈,说,“我说我是省长、省委书记、中央首长,你相信吗?”

赵宝冷眼咕哝一句,“丧心病狂!”

“说什么?”保安不又绕他转了一圈,说,“你说你是军事代表,军事代表怎么连军装也不穿?参加专项科研试验,怎么连上岗的牌牌也不挂?看你这身打扮,就不像个好人,不是特务,也是个流氓。去去去,再不走老子把你抓起来。”

“你敢!反了天了你。”赵宝硬往大门内走去,前脚刚刚迈进大门横线,保安一拳捅在赵宝后背上,赵宝一个趔趄,还未站稳脚跟,竟被一拥而上的3、4个保安,将他按倒在地,反剪双手上了背铐,押进了禁闭室。

保安只是按马建礼儿子的意图,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军事代表,不要他再为难他爸就行了,没想到这个赵宝比他还硬,才出此下策杀杀他的恶气,他哪料到事情竟如此的复杂。

赵宝怎会就此善罢干休,他入伍后曾在特务连当过两年侦察兵,虽有一身擒拿格斗的本领,无奈他们是背后突袭,他完全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再说,这都解放几十年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有人打倒解放军,竟敢关押解放军的黑屋。他越想越气,破口大骂,骂保安是国民党,是土匪!保安心虚,用破抹布将赵宝的嘴堵住,赵宝一脚踢在保安裆部,疼得保安双手抱着下边的家伙,嚎嚎叫骂,“你个王八蛋,再不老实,老子废了你!”

赵宝被憋得满脸通红,圆瞪两眼,呜呜啦啦骂不绝口。

此景此情,被刚好上班路过这里的周丽莉听到了,周丽莉扒住门缝往里一看,吓个愣怔。她迅速跑到办公室,抓起电话就告诉王耿彪,说,“耿彪,赵宝被试验部保安戴铐关了禁闭。”

王耿彪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竟敢把国标、国军标转化为敌我矛盾对待,既然要制造国标、国军标事件,就别怪我王耿彪死要坚持这个原则啦!他谁也不求,一个电话直接拨通中央军委办公室,又一个电话直接向直属上级机关报告。

军委办公室主任感到吃惊,立即向军委首长汇报,军委首长命令军委办公室组织由国务院办公室、国防科工委办公室成立联合调查小组,认真调查处理此事。

经过调查,联合调查小组勒令基地党委:一、做出深刻检查。二、对制造事件的不法分子进行严肃处理。雷鸣、周其宗为表示诚意,亲自乘飞机去北京国务院、军委办公室递交检讨书,并通过公安局,法院,对制造事件的保安和马建礼的儿子,分别判了1年和3年有期徒刑。才将轰动一时的“国标、国军标”事件平息下来。

 

“国标、国军标事件”无论如何,还是在赵宝内心深处投下了阴影,彻底放弃了对神龙剑制控监测新方案的实施,整天闹着要转业,一心要离开军事代表这个是非之窝。

谷自清那几天,除了常去医院看望王耿彪之外,一有空就去找赵宝给他做思想工作,可赵宝总是房门紧闭,总不在家,他又不让谷自清去他家里,他更不愿向同行,或基地的那些朋友们公开他的计划。他甚至在给谷自清递转业报告时,就有言在先地提前说好,“在他的转业报告没批下来之前,转业的事情没必要公开。致于他创建的神龙剑制控监测新方案,就更不能随便对人说了。不然,又不知有多少麻烦冲他来。一旦转业报告批下来,他会豪迈地脱下军装,爽快的甩腕一个拜拜——宏达公司总经理的宝座,等着他呢。天、地、良心均安。”

 

“你这是好事,又不是偷谁抢谁,干吗那么怕人,为什么要脱军装?你的权利自由,我不干涉,按级呈报。但是,我有我的权力——不同意!再说,你的制控监测新方案成功了,仅此一项,要为基地减少相当一笔损耗,你知道吗?百万元的经济损失呐,我还要给你请功呢!”谷自清再三表明自己的观点挽留他。

“得得得—–我这一生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赵宝最怕的是,谷自清那没完没了的攻心为上,不达目的势不松口的老生常谈。他今天找谷总的目的,也是想快点逃出这是非之地。因此,他急忙岔开了话题说,“谷总,我们一起进启龙山,这转眼就是5年多啦!快打了一个抗日战争了,这样的持久战到底要打多久,你心里有谱吗?要不是我摊上您这位好领导,恐怕,恐怕我早就脱——”他乜了一眼谷自清,将话锋一转,“谷总,你就别难为我了,还是让我走吧。”

为了打动谷自清的心,赵宝套用他的话问,“刚才你说什么来呀?为基地着想,是好事?是好事他们为什么还抓我、骂我、打我,还关我的黑屋,有这样的好事吗?啊!谷总我求求你了,你要是真为我好,就应该支持我的事业,就应该放我一马。我求你了,求你了!求你在我的转业报告上签上‘同意’两字,让我转业吧啊。”

谷自清一脸严肃,口气强硬地说:“休想!你就别跟我来这一套了。我问你,真心脱军装吗?我再问你,你爸的公司垮了怎么办?再想起穿这身衣服,除非来生!你现在还年轻,应该把精力放在事业上。男人应该重事业,整天卿卿我我的,有意思吗?我最讨厌,一点事业心没有的小心眼男人了。”

赵宝冷目凝盯着谷自清心说,“小心眼?哼!我小心眼。打你、铐你、关你的黑屋,我看你小不小心眼?”

谷自清的那番话,道理是不错的,但因为有了那个保安,有了保安的鲁莽行为,对他的刺激太大,所以谷自清的下意识中,就总怀疑这都是借口,但这怀疑是不能说的,说了赵宝也不会承认,而且还会冲他发火。谷自清唯一的办法就是,如实上报,但他的“不同意”意见,写在最为醒目的报告左上角上。

 

翌年春,航天专家栾恩杰,王礼行专程基地了解神龙剑——型号装备发射失败原因,谈到军事代表研制阶段,监造把关的关键作用时强调:要一丝不苟,严把质量关。只有严,才能落实周恩来总理生前提出的十六字方针:“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

栾恩杰强调:“要确保万无一失!”

 

我要打赏
—— 0人打赏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