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运师校长范季同先生(作者:王桂芝)

运师校长范季同先生,淮阴人。身高一米八几,高大魁梧,待人和蔼可亲,笑容可掬,平易近人。我记得他似乎是解放前上海某大学教育系毕业(但最近看到一篇回忆先生的文章,文中说他毕业于江苏教育学院的前身院校,如果该文章所记没错的话,那就是我的记忆有误),解放后范先生出任江苏省运河师范学校校长。按当时行政级别,他是十四级,与当地市级干部同级。彼时干部异地任职不兴带家属,他与普通教师一样住一间单身宿舍,一日三餐到食堂排队买饭就餐。闲时喜欢与师生唠嗑,了解情况、征求意见,供每周校会讲话参考。凡从运师出来的人,没有不喜欢听他做报告的。如果把他的每一次讲话都完整记录下来,那就是一篇篇精彩的文章,他的讲话让人百听不厌。我从小学读到大学,听过的报告难计其数,还没有谁比他的讲话更精彩动听的。

至今我还记忆犹新,一九五五年初冬,范校长已五十一二岁,亲自带领全校师生员工步行运邳(从运河镇到邳城)公路去植树,边走边与我拉家常,到了目的地与大家一起挖坑、植树、浇水。他工作中重视人才、爱护人才。土改初期,吴本立老师因家庭成分是地主,地方便要把吴老师带走当地主批斗。范校长硬是不给人,他说吴老师是学生出身,党的政策要保护知识分子。吴老师化险为夷,后来还由于教学成绩突出被评为省劳动模范。

他择天下英才而用之。当时运师的老师是从各地选聘来的,可以说在“整风反右”前,个个都是名师。如语文教师余鉴方(当时余老师名字中间“鉴”多写作繁体字,左边金字旁,右边是监字)讲授古文从来不看书本,陈季桢老师讲汉语只带几支粉笔,王石夫老师讲课声情并茂;数学老师康国栋(留美生)讲立体几何时面向学生左手持书,右手向黑板边讲边板书,书写流畅优美;物理老师刘宏毅讲课深入浅出;邓民铎老师讲化学趣味横生;生物老师张焱(山东人)不仅仅课教得好,还能自编自演相声;教教育学的老师屠可庭(上海人)、巩克新(浙江人)讲课很受欢迎;地理老师李季谦(四川人)是中国地理学会会员,边讲课边画地图,还能简介各地风土人情;音乐老师顾淑娟,学生时代就是南京师院出名的女中音歌手,她丈夫是天津音乐协会知名作曲家;体育老师薛锡彬是省一级裁判员,蒋显韬老师原是省体操运动员;美术老师周斯达(扬州人),他的作品曾在前苏联展览过,陈永才老师的油画、版画常在国家级美术刊物上刊登。

范校长还把睢宁教师中能人马子龙调去任总务主任,又把睢宁师范总务主任李振球调去任总务员。他聘任的教务员李士珍、文书仝廷俊也都是一时俊彦,特别是书法都非常出名。

江苏师大前身徐州师院组建时从运师调去六位老师,他们是康国栋、邓民铎、宋佛庵、巩克新、蔡淑芬、洪涛;“文革”前董德元老师调进徐州教师进修学院(徐州教育学院前身)负责全市中学语文教师业务辅导。

一九五八年,我到江苏教育学院上学。一次省教育厅一名干部到教院男生宿舍了解学生生活情况,问我是哪个师范学校来的,我说是运河师范。他听后说,苏北运河师范、苏南晓庄师范是全省最出名的师范学校,你们范校长是了不起的!

“整风运动”开始,他看到许多教师挨整,忧愤成疾,不能工作。上级安排他去无锡太湖干部疗养院康复疗养。主管部门把徐州日报社长刘广函调任运师书记主持工作,领导“整风反右”,“文革”时又把运河镇徐书记调来运师任书记主持工作。“反右”时运师有十几名教师被划为“右派”,其中就有许章、屠可庭,还有睢宁县的张勤孝和陈正康。“文革”后都给他们作出平反纠正。屠可庭老师还被选为邳县政协委员。

“文革”初期,范校长身患绝症,无人照顾,惨死在寝室。他生前写了一本书——《怎样做小学校长》,初稿杀青,尚未付梓,被造反派抄家,后不知下落,留下莫大遗憾。“文革”结束,上级组织部门为先生隆重召开追悼大会;进入新世纪后,弟子们在运师校园为先生敬立塑像,以作纪念。学兄王金镖曾为先生撰写挽联:运水悠悠千人泪;陇海沉沉万众心。

一代师表、德高望重、才华横溢、可亲可敬的范季同校长永垂不朽!

2022.12.31

(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2319
    2319 2023-01-29 08:30

    读了校友的回忆录,倍感亲切。写的非常好。

  • 0840
    0840 2023-01-23 16:46

    当时徐州日报社长刘广函的姓名,也有写作刘广涵的,特此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