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神(作者:刘海利)

老鼠神(作者:刘海利)

当大家看到这个题目时,可能第一感觉会想到,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当中的女妖精—金鼻白毛老鼠精。她不仅容貌出众,武艺高强更是对唐僧痴心一片。孙悟空屡战不下,最后请来了哪吒三太子,才将其擒获。

我今天说的“老鼠神”,可不是西游记当中的女妖怪,它是一个真实的个故事。

在一个乡下普通的农家小院中,有一位年过古稀,却依然精神矍铄的老妇人,她每天很早起床,喂鸡喂鸭,拾掇家务,接送孙子孙女上下学。这位老人便是我的母亲。空闲时母亲经常百说不厌地给我们讲,她小时候娘家发生的事。

我的母亲,她今年71岁,在娘家中排行老五,分别是大舅,二舅,大姨,二姨,三舅,四舅。加上姥爷,姥姥,太姥爷。可谓人丁兴旺。早些年她家也算中农了。五间正房,东西配房加大门,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可到了58年人民公社,吃食堂。集体劳动,就不行了。大舅二舅都去修水库了。大姨也出嫁了。姥爷三代单传,从小就娇生惯养,养成了自私懒惰不爱劳动的习惯。一听说要集体劳动,一夜之间扔下姥姥一家人,不闻不问,挑着行李独自闯关东去了。每次听母亲说到这里她都会气的咬牙切齿,告诫我们长大了不要学姥爷,要敢于担当。那时候劳动记公分,16岁以上至成年人劳动一天10分(1工),姥姥1工,二姨算半工。母亲和三舅,四舅太小干不了活,就只能待在家里。家里吃饭的人多,挣公分的人少(那时候按公分发粮,挣得公分越多,发的粮食越多)。没办法,看着孩子们饿得嗷嗷直叫,和对现实的无奈,七十多的太姥爷不得以也去队里参加劳动。由于积劳成疾,再加上饮食缺乏,太姥爷病倒了,没过十天就不行了。姥姥把西屋配房双扇门拆了下来,再把太姥爷的尸身放在一个大马槽里,上面用拆下来的双扇门搭成窝棚状,就这样草草下葬了。

死人入土为安了,活人还要继续生活下去,少了太姥爷这个劳力,日子过的更加辛苦了,粮食分不了多少,饿的肚子咕咕叫,度日如年。姥姥看着孩子们饿的一个个瘦骨嶙峋的,也心里难过,暗地里不知掉过多少眼泪,哭过多少次。

人在绝望的时候,总会有奇迹出现。这天姥姥和二姨像往常一样去地里干活,家里就剩母亲,三舅,四舅。由于太饿,母亲还能忍受,三舅,四舅可就不行了,常言道: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俩人在院子里,瞎转悠找野菜树皮等,一切能吃的都放进嘴里 ,不管酸甜苦辣,有毒没毒,先填饱肚子为止。四舅转到东边配房屋里墙角下,那个时代盖房子用的都是柴禾烧的青砖,本来砖火号就不大,再加上年久失修,青砖都已风化,墙角上有很多裂缝。他惊奇的发现,裂缝中有许多黄色的小圆球。“三哥快来,你看这是什么”?四舅大声嚷道。三舅赶忙跑了过来。俩人用小棍轻轻捅了一下,顺着砖缝流出许多黄豆来。惊得不知所措。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跑着把母亲叫了过来,母亲看了,也大惊失色,不知怎样处理,最后决定等姥姥回家再行处置。

人要有事盼天黑,天却总也不黑,在百感交集中,太阳终于落下了西山,姥姥也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家了。刚进家门口还没有站稳,母亲就迫不及待地说:“娘,我们发现墙缝里有黄豆”!“你做梦吧”!姥姥说,同时还用那满是老茧的手摸了摸母亲的额头。“真的”!母亲不容分说,拽着姥姥就向东边配房屋跑去。等到了地方,姥姥也吓了一跳,墙根下已经流了一大捧黄豆,由于砖缝太小,流的很慢,姥姥用手碰了一下砖缝旁的青砖,发现很松动,索性就拽了下来。出现一个拳头大的深洞,同时一根筷子粗的像老鼠尾巴的东西,在洞里搅来搅去,伴着搅动黄豆纷纷滚落出来,。大家都屏气凝神,大气也不敢出,连平日了爱打爱闹的三舅四舅也自觉安静下来,怕惊了“老鼠神”(光看尾巴像老鼠,没看到头和身体,暂且就叫老鼠神吧)。

大约流了有一簸箕黄豆,就不流了,那根神奇的尾巴也没有了。一家人喜出望外,姥姥兴奋之余把黄豆收好,把抽出来的青砖又重新放进墙角。嘱咐母亲他们一定要保密,同时找来一把锁,把配房门锁了起来。

老鼠神(作者:刘海利)

黄豆该怎么吃呢,姥姥寻思着。夜深人静,一弯新月挂在浩瀚的天空。姥姥蹑手蹑脚地来到院中,院子里有一个石头碾子。她把黄豆倒在碾盘上,轻轻得慢慢得推着碾子,生怕弄出动静,惊动了邻居。几经碾压,黄豆已皮开肉绽了。然后重新收回到簸箕中,来到偏屋,屋里有一锅台,藏着一口铁锅(那个年代,国家大炼钢铁,让老百姓把家里的铁锅都交给队里,惟有这口铁锅没有上交,,现在想想也许是天意吧),放上水,等水烧开了,和面贴起黄豆饼子来。

天亮了,伴随着阵阵豆饼的馨香,母亲他们都陆续起床了。姥姥把已做熟的黄豆饼子分给大家,一个个狼吞虎咽,虽然没有菜,大家却吃得特别香,吃得津津有味(由于粮食匮乏,在当时也算高级食物了)。吃饱后剩下一小部分,姥姥藏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吃过饭后姥姥和二姨要上工去了,临走时再三嘱咐母亲他们一定要保守秘密。吃饱了的三舅四舅不再满院子乱跑了,安静了下来。时间也过的飞快,转眼天又黑了。姥姥出工也回来了。等到了晚上十点钟,大家缠着姥姥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老鼠神(因白天门锁着,晚上开门早了怕有串门的)。其实姥姥也早想看看了,索性就打开了配房门。只见墙缝里的青砖早已被丢在一边,地上流了一大堆黄豆,那条神奇的尾巴还在来回搅动。搅了一会就消失了,黄豆也断流了。姥姥拿来簸箕,整整收了一簸箕,不多不少,堪称神奇。接下来,姥姥还是重复昨晚的程序,碾豆,烧水,贴饼子。等第二天,母亲她们总能吃上热乎乎的饼子。有了“老鼠神”每天的资助,以后的日子就不那么辛苦了,总能天天吃饱。

这天晚上,姥姥又去收黄豆,惊奇的发现,变成黑豆了。整整一簸箕黑豆。从哪以后,“老鼠神”好像知道母亲他们的想法一样,刚觉得黄豆吃腻了,就成变黑豆,黑豆吃腻了,就成变玉米。总而言之,变着花样让她们吃。而且每天就给一簸箕,多一点都不给。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新年到了,家里黄豆,黑豆,玉米攒了不少,大舅,二舅也陆陆续续回来了。听说“老鼠神”的事也暗自称奇。家里添了劳力,不用为粮食发愁了,一家人其乐融融。

自从家里多了劳力,每天流出的黄豆日益减少,后来索性就没有了,光剩下一个黑洞洞的窟窿。姥姥叹口气说:“恩人知道家里有劳力了,用不着它老人家了,就修行去了。咱们可不能忘了它啊”!从哪以后,一直到母亲出嫁,那条神奇的尾巴再也没有出现过。

(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