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撒谎的鸡 (作者: 陈乃平)

不会撒谎的鸡 (作者: 陈乃平)
俺家是七十年代初期从利津陈庄搬迁到北大洼的,当时实行的还是大锅饭,以集体形式为主。对种植、养殖管理很严,不允许私自开荒、养殖。如果养殖猪、鸡、鹅、鸭、兔等动物,按一定的数量控制。如超出养殖数量,就按资本主义尾巴割掉。
搬迁那天,姥娘把八只山水母鸡和一只公鸡给了俺娘,并说,别的没有啥,给你几只鸡养着,换点油盐酱醋补贴日子。
山水鸡又叫芦花鸡,是优质鸡,原产山东汶上县,体型椭圆而大,单冠。在我国的斑纹洛克称为芦花鸡,羽毛黑白相间,公鸡斑纹白色宽于黑色,母鸡斑纹宽狭一致。该鸡味美肉佳,具有药膳作用,保健功效,肉质细腻而精道。岭芦花鸡,称为柴鸡之王,上上佳品。
那时,有几只鸡也不孬,算是一个小银行。房子盖好了,用剩下的砖切了一个猪圈,又买来一头花猪,算是俺家的家庭副业。
那时粮食比较紧张,一口人一年只分360斤标准口粮。因此,养猪、养鸡主要靠野菜野草。猪、鸡只能用野菜野草填饱肚皮后,再用稀稀的面子汤或麸子汤填缝,就这样维持着最低生活。年底出栏猪前,俺娘就用蔓菁、胡萝卜、烂地瓜或者曲曲菜干菜,盛在大锅里一块煮焖,改善生活,猪开始上膘。够一百二十斤,就像过去犯人上刑场前的送行饭,吃上一顿红高粱饼子,这样又添斤称又不至于猪拉稀,猪粪变成了猪肉价。
俺娘对那九只鸡很上心,叫我们兄弟姐妹捡来一些砖块瓦片,盖了一间鸡舍。我们再盖鸡舍时,在三陉砖上均匀摆上了木棍,又在鸡舍上面垒下蛋的窝,像一座二层小楼。
每天早晨,俺娘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放鸡。放鸡时,总是摸一摸母鸡屁股,看看是否有鸡蛋。那时鸡蛋是多么重要,而每天鸡下的蛋,早已做了安排,平时舍不得吃,看孩子们实在馋得慌就用咸瓜子条或虾酱打上鸡蛋一蒸,算是改善。鸡蛋多了就到村里的代销点去卖。那时的鸡蛋每斤只有六毛八分钱,但每斤鸡蛋代销点给二两红糖票。十斤鸡蛋就给二斤红糖票,二斤红糖现在不当回事。在那时可算是稀罕物,女人坐月子喝红糖水补养和改善生活。而当时的红糖按供应,一般人买不到。唯一的途径就是用鸡蛋来换糖票。由于红糖是紧缺物资,农村的孩子想吃一顿白面红糖包也是一件奢侈的事。包糖包时,母亲们把红糖和面粉掺和在一起,然后再包在面里。一是红糖稀罕,二事怕糖多了流出来。
有一个笑话,说是一农户盖房,起屋的那天,按惯例中午吃一顿上樑大吉的饭,户主想来想去,就淘换了二斤红糖,蒸了两大锅糖包。到了中午,劳力们围住了盛糖包的笸箩,一人拿了五、六个蹲在阴凉处大口大口地吃。天太热,有的干脆脱了上衣。其中一年轻人,咬开了汤包的一个角,哧的一下,糖窜了出来。也许是户主为了帮忙的太累,没有在糖里掺面,糖很稀。就顺着手腕流到胳膊肘,年轻人就舔胳膊肘上的糖,糖越往下流,糖包举得越高,汤包里的糖就流到他的脊梁上。这虽是一个笑话,但也反映出那时红糖是多么稀罕。
七三年麦季,表妗子要坐月子,家里一点红糖也没有,表舅就到海边的港口刁口买了四百多斤满揣籽的梭子蟹,一个足有半斤。表舅推着螃蟹来到俺家,叫俺娘给煮熟了,让我和几个小伙伴沿街吆喝,当然给了我们每人一个大螃蟹的奖励。不一会儿,孩子们就纷纷来到我家,拿着几个硬币来买螃蟹。但他们拿来的钱不够买一个螃蟹,俺娘就和表舅说:一斤螃蟹一毛钱,干脆一个鸡蛋换一个螃蟹。这样,孩子们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半天工夫,四百多斤螃蟹就全部兑换了出去,表舅把鸡蛋卖到了代销点,这样去了本钱落下三十多元钱,还换回了10斤红糖票。下午,村子里传来了孩子们的挨揍声。
到了伏季,天气渐渐热了起来,鸡也开始歇伏,庄户人称鸡歇伏叫做孵空,孵空的鸡整天孵在鸡窝里,装做下蛋。大人们就将孵空的鸡用绳子绑在腿上,不让它孵空窝。
俺娘挑选了二十几个好鸡蛋,选了一个比较负责的孵空母鸡孵小鸡。孵鸡需要用一个半截的粮食囤,铺上麦穰,把鸡蛋用温水泡一阵子,然后,用蚊帐布轻轻擦干鸡蛋上面的水,再放到铺好的麦穰上,让母鸡孵在上面。隔三两天将母鸡挪出,把鸡蛋拾出放入盛满温水的盆里,泡半个小时。擦干拾出后,又放到囤里。让母鸡浮在上面,充分保持鸡蛋的恒温。再隔几天后,再把鸡蛋拾出,放在温水盆里泡。这时就发现,鸡蛋开始竖立起来。
到了十几天后,再把鸡蛋放在温水盆里,鸡蛋不但竖立还可以轻轻地晃动。孵空的母鸡也开始用嘴串蛋,并发出咕咕的声音。
鸡呀鸡,三七二十一。等到了二十天左右,再把鸡蛋放到温水里,奇迹出现了,鸡蛋里开始有响动,慢慢地发现,鸡蛋的一端出现了一个小口,小口慢慢地变大,小鸡就破壳而出。不到一天工夫,二十个小鸡全部出来了。
不会撒谎的鸡 (作者: 陈乃平)
小鸡孵齐后,把它们移到热炕头上,就权当孵化床。用小米在锅里蒸熟后喂小鸡。七八天后,小鸡慢慢地硬实起来,母鸡就开始领着小鸡在天井觅食。
由于孵鸡用的鸡蛋全是青一色的山水鸡鸡蛋,所以,孵出的小鸡也全是小山水鸡。
那时,黄鼠狼较多,经常扒开鸡窝偷鸡吃,好在鸡窝里有大公鸡,黄鼠狼每每都不得逞。但是,不断的骚扰,也使鸡受到惊吓,有的干脆飞到树上或者草垛上避难。有的干脆吃住在草垛里。还有的在邻居的草垛里居住产蛋,这直接影响了俺家鸡蛋的产量。
于是俺娘就叫俺跟踪母鸡的行动。有一天,我跟踪一只母鸡,它在外边溜达了一会儿钻到了邻居家的草垛里,我在一边等了约莫半小时,那只鸡走出草垛咯嗒咯嗒地叫,等鸡下了草垛,我悄悄爬上去,找到了那个草窝,发现里面有二十几个鸡蛋。我赶忙脱下背心,将鸡蛋兜回了家。
第二天,我和弟弟追上这只鸡把它扣在鸡笼里。还有一次,在邻居的草垛里,发现了一堆鸡蛋,但邻居说这些鸡蛋是她家的鸡下的,还流露出了不愿意的表情,但是仔细一看,这些红皮的鸡蛋和我家的鸡下的蛋一模一样。
一个月后,邻居家的一直孵空的鸡带着十几只小鸡摇摇晃晃地来到大街上。咋看有几只和我家的小山水鸡似曾相识。过了一个月后,小鸡羽毛渐丰,慢慢长成了像山水的羽毛。邻居家有点不好意思:说是俺家的鸡在她家的草窝里啦啦的鸡蛋,和她家的鸡蛋混在了一起。俺娘说:没啥,俺这鸡品种好,权当推广呢,再说,谁家的鸡还不跳跳窝呢。
(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岁寒三友
    岁寒三友 2020-10-20 01:48

    那时,谁家有七八只下蛋鸡,算上富户了,,最起码灯火油盐有着落了

  • 岁寒三友
    岁寒三友 2020-10-20 01:43

    那午

  • 榆树花
    榆树花 2020-10-19 17:55

    那年那月那淳朴的往事,看明白的人都上岁数了 :cy: :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