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邳州文化网首页
  2. 小说

杏花岭:小说连载(作者:刘善明)

杏花岭:小说连载(作者:刘善明)

第二章:

(三)

从大队部回来后,王三喜就把五队的男女老少都召集到生产队的饲养室开会。饲养室里烧着火墙,屋里暖哄哄的,为的是给马、牛、驴等大牲畜取暖,保证大牲畜一冬天能身强体壮,为来年春耕生产出力。
在饲养室里开会,虽然有一种牛驴粪便的骚臭味,但人觉着暖和就好,有的蹲着,有的站着,有的干脆拽把干草垫着,一屁股坐在地上,比站在打谷场上迎着西北风挨冻要强得多。
王三喜首先向大家讲了一下分地的几个条条框框,接着就叫柳长叶宣读全队每一户的分地方案。
柳长叶朝门口挪了两步,想借点光,看清楚一点,然后拿出一个本子,照着本子上的数字,一家一户,一分一厘,分厘不差地宣读着。乡亲们认真地听着,一会儿宣读完了。王三喜说:“大家对这个方案还有什么意见,有意见及早提出来,咱再改动。”
会场沉默了一小会儿。
“没有意见!”
“俺也没有意见!”
“俺也没有意见!”
乡亲们纷纷表示没有意见。
王三喜说:“如果大家都没有意见,就这样分了。不过有一条,俺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咱五队的田大部分都在岭南边的山坡上,是上好的地,还有93亩田在岭的东头,离咱们住家路远不说,主要那块田土质孬,是那种砂礓田,俗话说,‘砂礓王砂礓王,光长蒿子不长粮’。砂礓田既不耐涝又不耐旱,蛤蟆尿泡尿就淹了,蚂蚱放个屁就干了。这样的既搭种子又搭力气的狗屎田分给谁?分给俺俺还嫌脏呢!大家说怎么办?”
“地再孬还是地,娘再丑还是娘,咱不能扔下不管。千斤担子众人挑,大家的事大家办,好地孬地掺和着分呗。”李大叔说。
“李大叔说得对,大家的事大家办,大家的地大家分,不能分给哪一家。全队每人摊一点不就分完了吗!”张小波说得很干脆利落。
“对,每人分一点,俺同意。”“俺同意”
王三喜说:“大家说得好,俺也同意大家分。俺们全队老老少少总共186口人,很赶巧,巧儿爹打巧儿娘,巧儿忙着来拉仗,巧到一起去了。不多不少,每口人平均分摊半亩地。这半亩地分到手怎么伺候它,俺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以前公社里也曾派人来看过,建议俺们挖塘养鱼。当时俺没有同意,俺在心里说,粮食还吃不饱肚子,还想吃鱼,别做梦了吧!俺留着那块地,每年多多少少还能收一些青菜地瓜什么的。如果挖了塘,不是什么都没有了吗!现在分给大家先种着,等家里的粮食吃不完了,再合伙挖塘养鱼,大家说好不好?”
“好!你就快分吧!”众乡亲回答。
王三喜说:“分,也得有个先后,谁先谁后俺说了也不算,还得发扬一下民主,大家说怎么办?”
“大老婆小汉子,任命摊,那就抓阄吧!”有人提议。
“抓阄,大家同意不同意?”王三喜问。
“同意!”众乡亲齐声回答。
王三喜说:“大家都同意抓阄,那就抓阄了。柳会计,你把抓阄的纸团都准备好,马上让大家抓阄。”
柳长叶说:“已经准备好了,您说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吧!”
“那现在就抓吧!大家都有点等不及了。”王三喜说着站起来走到乡亲们中间说:“每一户选一个代表排好队,先抓岭南的好地,再抓岭东的砂礓田,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乡亲们的回答很响亮,从这响亮的声音中可以听得出来,乡亲们的心里是很敞亮的,也是很自信的。
王三喜看到乡亲们喜笑颜开地说着笑着,自觉地排成一字长蛇阵,王三喜心里乐滋滋的很满意,就大声地对柳长叶说:“开始抓阄!”
柳长叶像魔术师玩魔术似的,眨眼之间拿出一个红色的布袋子。他指着红色布袋子对急着抓阄的乡亲们说:“这红色布袋子里面装着66个纸团,就代表咱第五生产队66户人家,每户只能抓一个,抓两个无效。大家再选两个监证人,负责监证每一户抓到的号码。”
“就选孙大叔吧!老实忠厚。”
“再选一个!”柳长叶催促着。
“那就选赵二虎吧!他们爷儿俩一老一小挺配合的。”
“大家同意不同意?”柳长叶大声问。
“同意!”乡亲们齐声回答。
“那就请孙大叔和赵二虎到前面来。”柳长叶刚说完,孙大叔和赵二虎立马从人群中走过来。站到了柳长叶的旁边。柳长叶把红布袋交给孙大叔拿着,对孙大叔说:“你拿着口袋,瞅着一人只能抓一个。”又转过脸来对赵二虎说:“你负责看每个人抓到的号码,并念给大家听,俺负责记录。下面开始抓吧!”
乡亲们一个挨一个的走到孙大叔跟前,几十双眼睛都直盯着红色布袋子,好像红布袋子里装的都是金银财宝一样,千万别飞跑了。
钱二婶走过来,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插进红布口袋里。摸了一小会儿,摸出一个红色纸团来。理巴开了自己看了号码,又递给赵二虎看。赵二虎高声念道:“钱二婶,3号。”柳长叶在本子上记下来:“钱二婶,3号。”赵二虎又把红纸团还给钱二婶,说:“拿好了,明天分地时要对号分地,别丢了。”
“记住了,孩子,二婶丢不了。丢了命也不能丢了这,这就是地,这就是命!”钱二婶紧握着纸团笑迷迷的走了。
金银花走过来伸手就抓,手疾眼快,打开纸团一看,抓了个8号,开心地说:“俺金银花真的要开花了,俺开花了,发家了!”
贾老五排在金银花的后面,乐呵呵地说:“你发家,俺也沾光噢。”边说边伸手抓出一个纸团来,拿给赵二虎看,赵二虎一看立马笑开了,说:“老五叔,你好运气,66号,六六大顺嘛!”贾老五更乐了,乐开了一口掉光了牙的大嘴,顺着嘴角往外流口水呢!
就这样,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全生产队就抓光了阄。王三喜和柳长叶是留在最后抓的。
乡亲们手里握着轻轻的纸团,却像握着万两黄金似的,走路都挺着胸脯,脚底板上好像装上了加力杆。
姜长林边走边唱了起来:

唉!
今天是个好日子,
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明天是个好日子,
打开了家门咱迎春风。
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
千金的光阴不能等;
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
赶上了盛世咱享太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