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古镇琴声远 伉俪书艺高(作者 :王以太)

    在一个难得的冬日暖阳里,我随着梦在河边的张跃站长和痴心运河的贾传军摄影家,沿着宽阔的运河大提,向着熟悉的窑湾、皂河进发,意在沿途观赏大运河的旖旎风光,再到古镇探幽猎奇、寻珍觅宝,以…

    2021-01-29 2 688
  • ​晒太暖(作者:许广洲)

    每当秋去冬来,我就会想起孩提时的村民晒太暖(方言,音nuai二声)的情景。记得小的时候,冬天大雪封门,衣服单薄,在没有现代化取暖条件的年代里,人们只能靠太阳取暖,特别是那畏寒惧冷的…

    2021-01-26 1 753
  • 庆典(作者:路兴录)

    火车“哐当、哐当”地敲打着铁轨,行进在萧瑟枯黄的旷野上。树木、村庄,远处的山,近处的桥向后飞驰。心情也跟着起伏。 11月6日,受《今古传奇》速读杂志社邳州联络站黄兴洲站长邀请,武汉…

    小说 2021-01-24 0 1.03K
  • 茶亦能传家(作者 :真水无香)

    感恩节那天,茶友“憨哥”又以较实惠的价格购得了福鼎“白牡丹”、“青山”老白茶各十提。至此,“憨哥”已经存有2010年至2020年的老白茶,且数量可观。 家境殷实的“憨哥”,因疯狂收…

    2021-01-22 0 742
  • 村子里,不再听到扒锅的吆喝声(作者:李玉华)

    我八岁的时候,我家有八口人,奶奶,父母亲,哥,姐,我和三弟,妹妹。八口之家。在我们村,算是人口很多的家庭之一了。我清楚的记得,生产队分山芋的时候,我们家就推着独轮车,挑着担,到大块…

    2021-01-17 5 1.25K
  • 再见 (作者:悄然)

    再次见到雨轩是在去医院的必经之路。 他在一个路口等车,我有事正好路过。他喊了一声我的名字,我四处张望,半天才发现是他。我吃惊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或者应该说这位曾经的翩翩公子。 天啊…

    2021-01-16 0 925
  • 我 的 2020 :邳州市炮车中学星河文学社 (作者: 杨成利)

    跨年的钟声在人们的欢声笑语中敲响,2020已然成为过去,回望过去的一年,有着太多的不平凡,也充满着太多的奇遇。人们都说一年很长,一打眼望不到头,可2020却如此短暂,以至于很多人没…

    2021-01-14 1 3.31K
  • 血溅三四四,人命大如天(作者:王以太)

    去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3一4点,344与271公路八义集镇张庄村段发生了一起车毁人伤的严重交通事故。受害车主王凯,张庄村人。 当天下午三点多接该地区风力发电部门指令,驾车前往山庄排除…

    2021-01-14 18 38.87K
  • 九死一生(作者:王官成)

    我一生坎坷曲折,既当过农民,也教过书,还当过公社书记,县属机关单位局长;既在农村呆过,也在城里居家,还在外面周游过,惊回首,遇到过多多少少艰难风险,闯过一道又一道鬼门关。真是名不虚…

    2021-01-14 2 1.07K
  • 童年的回味(作者:师俊平)

    我出生的准确地是现三义泉镇三义泉自然村,从我有记忆以来,这里的地理环境和村容村貌,就烙印在我的脑海中,有的虽时过境迁四十多年,我随时都能从记忆的硬盘里复制粘贴,去回忆那儿时的味道和…

    2021-01-13 5 1.67K
  • 俺的“县长”吃低保(作者:李玉华)

    记得还是二十六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魏县长小传》曾在《邳州日报》副刊《马迹亭》栏目发表,时过境迁,这么多年就过去了。重新翻了一下当年保留下来老报纸,黄黄的,但文字依然清晰。当时文…

    2021-01-11 5 2.62K
  • 仰 望 延 安 宝 塔 (作者:张列)

    我在陕北黄土高原采风之余,绕道革命圣地延安专程叩访这块红色的热土,拜谒毛泽东曾经住过的窑洞,终于让我了却了在我脑海中缭绕几十年的心愿,亲眼目睹了伟大神秘而又圣洁的延安。 汽车驶出关…

    2021-01-07 2 2.08K
  • 读树(作者:马浩)

    喜欢读初冬的树,初冬的树似乎符合中年人的心态,面对现实,删繁就简,有着水落石出的坦荡,去留无意的淡然,直面风雨的担当…… 初冬的树,是赵孟頫的行草,疏朗俊逸,木叶从绿变黄,由密转稀…

    2021-01-05 0 1.31K
  • 痴迷“今古传奇杂志” ( 作者:刘波涛)

    坐落在湖北省武汉市“今古传奇传媒集团”,自1981年创刊《今古传奇》杂志以来,颇受社会读者的青睐粉丝众多,我结识文友中间,南春莲女士就是其中一位。 2021年1月1日由“今古传奇传…

    2021-01-04 13 3.54K
  • 我的小黑 (作者: 李玉华)

    我最喜欢养狗,也最怕养狗,因为狗它通人性,喂了,朝夕相伴,有情有义,别了,让人思念,总留下难舍难分的留恋。 记得是一五年。一个细雨霏霏的春天,我和表弟到一位朋友家学养鹅,回家的时候…

    2021-01-04 4 1.43K
  • 屋檐结冰糕(作者 :徐景洲)

    一场大雪后,草屋檐子上会悬挂起一个一个的冰棒棒。短短长长,亮亮晶晶,在阳光下闪着多彩的光,简陋的草屋远望像水晶宫。 看到屋檐上的冰棒棒,小孩子马上联想到夏天吃的冰糕。想着想着,就把…

    2020-12-30 3 887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