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邳州文化网首页
  2. 散文

满脸苍桑忆当年 (作者:黄兴洲)

满脸苍桑忆当年 (作者:黄兴洲)

一张1960年发黄的小学毕业合影照,无意中被我翻腾出来,看着照片上那些模糊的脸庞,一股幸福,心酸,激动之情油然而生。

六十二年前,我14岁读六年级,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飘扬的年代,我们大黄小学六年级35位高小生光荣毕业了。

熬过吃食堂的艰苦,经过大跃进的锻炼,在人民公社大集体的温暖怀抱里幸福地结束了童年。

当年六月,班主任马幼骅老师带我们去邳城中学参加考初中,一场语文,一场数学(大约就两科),就决定我们一生的命运。我那会对考中学到底有什么用真的不十分明确,反正父母对我的学习好与差无所谓,不像现在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般较真,从来不管我到底能学到什么样,学不好就回家干活。

我的班主任马老师可不是这样的人,他那望徒成才的恳切心愿我们都知道,因此我们学习很上进。当时不兴加班加点补课,而每天晚上总有几位积极上进的同学来到学校教室里自学,一个墨水瓶加一根纸捻,倒点煤油就是我们照明的灯,哪有现在电灯光芒辉煌,不刺眼也不薰人。

考罢试,大雨倾盆,我们趟着水回家,等着佳音。大约七月初发的榜,35人中有10个人跃入龙门,6个人(惠祥云,黄兴洲,石启胜,李朝旭,张凤武,张希哲)进了邳城中学,四个人(黄常之,黄学侠,黄学斌,黄翠民)进了官湖中学,我们生产队有三人(我,常之,学侠)被录取,我j进入邳城中学(老牌子),(黄长之,黄学侠)进入官湖中学(刚创建),黄学侠的哥哥黄学昌(小学教师)自豪地夸赞:“大黄一队地里长出三棵蒿子。”意思是大黄学校有好几个自然村的学生,俺一个生产队里考取三个中学生,厉害!对于我来说,丝毫无感觉有什么优越感,还跟每年升级一个味。

那会考取初中必须带粮油戸口去报名,能吃国家供应粮。我从生产队支取了口粮挑到公社粮管所卖了,办了粮油关系,到派出所办了户口转移关系,于九月一日到邳中报到。

开初学校发饭票,吃食堂,只享受一阵,好日子不长,就赶上国家最困难时期。户口归回农村,国家发我们补助粮油助学金,尽管国家遭到空前灾难,还没有舍弃对我们这批中学生的培养,助学金够买补助粮食的,力求让我们吃饱学好,为党和人民培养一批有用人才。

在困难的日子里,有不少同学实在坚持不下去,中途辍学了,他们的家庭实在没有能力支持他们学到底。

有人说,人生的路,犹如赶火车,拉下一程就错过了一个班次。不少同学的才华并不弱,在校时也是佼佼者,但是在肚皮瘪瘪的困境中不得不知难而退,能坚持下来的就是胜利者。

几十年后,老同学见面,总有人自惭形愧,认为同在起跑线上,冲刺过去的人有的参了军当了官,有的利用自己学到知识从教,从医,从政,退休了领养老金几千元。而有的人两腿插在泥沟里累弯了腰,晒黑了脸,生活困苦维艰,刨一爪吃一口。35人中至今已有十余人不在人世,活着年纪最大的已年届八十高龄,走路都困难了,想想六十余年的光阴,可不是用数字能来度量的。

我们经历过大跃进,人民公社,那可是改天换地,口号振天响的年代。我们经历过吃食堂后挨饿的三年灾难时期,那可是最考验人的岁月。

雨过天晴后,我们又历经学习雷锋的激情岁月,在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全国学习解放军各个运动中我们正当年,是冲在前沿的尖兵。

人民公社消失后,我们经历改革开放惊心动魄的岁月,分田到户,计划生育,下岗分流……,数不清的大事件都让我们赶上了,历经沧桑忠心不改,我们是一代战天斗地人。

困难岁月过去,迎来丰衣足食的年华,我们都老了,儿孙绕膝,满头白发,我们却百病缠身,“三高”让我们不敢对丰富的食品眷顾,有害食物让我们惊心。

2020年疫情让我们不能出门,只好宅家安然。好在有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力挽狂澜,带领全国人民奋起抗击疫情,取得辉煌胜利,把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我们才心安。我的六三届老同学们原订的两月一聚活动坚持十多年,从抵抗疫情开始再也没能恢复,只有电话中联络。

大家都是年过七十奔八的人了,尽管年轻时吃过千般苦,现在适逢盛世,天天过年,餐餐丰盛,没有牢骚,从不抱怨。没吃过苦的年轻人不知岁月艰难,我们有责任教育他们不忘本色,勇于承担责任,做个好公民。

再去看大黄母校风采,早已焕然一新,古老的教室由土墙草顶换成了钢筋水泥结构教学楼,泥垛的校墙换成红砖,校园里绿树成荫,花木鲜艳,坑坑凹凹的泥土路变成平坦的水泥大道,我们的孙辈们上学有人送,放学有人接,穿着干净,健康富太,和当初我们上学时真是冰火两重天。

富丽堂黄今胜昔,地复天翻谱新章。但愿我的母校能飞出更多的金凤凰,让我们这些老学生自豪欢欣。

我要打赏
—— 0人打赏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