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战士,革命先锋——原邳县县委书记、古邳武装暴动总指挥王树璜同志二三事(王以太)

钢铁战士,革命先锋——原邳县县委书记、古邳武装暴动总指挥王树璜同志二三事(王以太)

出身贫苦在农家,红星照耀放光华。

古邳暴动惊天地,血洒峄阳绽碧花。

四句打油小诗吟罢,引出一段革命故事。说的是在名闻遐迩的红色革命村庄——江苏省邳州市八义集镇王庄村里,有着一个传奇的革命家庭,除大哥王朝凤在家邦助父亲种地外,他的二弟和三弟两人均不畏统治阶级的剥削压迫,勇敢地打破旧世界的藩篱牢笼,跟着共产党,走上了无产阶级革命道路,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就是威震敌胆的邳县原县委书记、古邳武装暴动总指挥王树璜和在淮海战役中立功受奖、伤残回乡,被群众誉为王庄村党支部”常委”的王杰。

俗话说”寒门出孝子,”孝顺的兄弟仨人,在万恶的旧社会里吃苦受累,做牛当马,忍饥挨饿,仍无法给家庭以温饱和幸福,还经常受到官府压榨、匪霸抢劫、孬种讹赖,弄得全家穷困潦倒、度日如年,其父亲王佩球整天愁眉苦脸地哀叹:”这世道活不下去了……”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当时正值中国土地革命时期,共产党领导农民打土豪、分田地,反抗封建地主的剥削压迫,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召唤下,二弟王树璜毅然走出家门,参加了革命。他原名叫王维邦,为了地下斗争保密的须要,即改名为王树璜。早在1924年7月,他就参加了当时农民的抗捐斗争。当地占城镇团董李占奎向农民强派地捐税,引起人民的不满和反抗,王树璜、化秀彩等进步青年义愤难平,挺身而出带领团结农民起来抗捐抗税,影响很大。当时石山、竹山、吴桥一带农村加入抗捐的农民多达四五百人,大家一致商定:为了团结抗捐,形成合力,决定等逼捐的团丁一到就鸣锣为号,大家立即行动起来,进行集体抗争。时隔不久,果然团丁队长刘鹤年带十多名乡丁来到村里逼捐,愤怒的农民一拥而上与之说理斗争,团丁狗胆包天,竞敢驱众捆人,混战中打死了农民纪秀品,惹下了大祸。王树璜将团董李占奎强征捐税、开枪杀人的罪行写成状纸,派高超、王洪海赴县衙告状,当局看众怒难犯,下令撤了李占奎团董的职,解散了占城团丁,取消了加在农民头上捐税,勤令李占奎厚葬死者,安抚家属,致此抗捐斗争取得了完全胜利。

‌    由于王树璜同志参加革命后,立场坚定,对党忠贞,联系群众,不怕牺牲,很快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党的正确领导和培养下,迅速成长成一名无私无畏的革命战士,在长期对敌斗争中,充分发挥了他的聪明才智和组织能力,在大革命的急风暴雨里,经受住了残酷的血和火的锻炼和考验,1929年8月徐州临时县委任命王树璜同志为邳县县委书记,领导全县人民开展土地革命斗争,积极贯彻上级方针政策,领导农民减租减息,开展地下武装斗争,保卫胜利果实,为邳县革命的发展壮大,做出了积极贡献。

在一片大好形势下,一九三O年初,李立三”左倾”错误路线流毒传到了邳县,上级盲目要求邳县立即组织武装暴动,迎接全国革命的胜利。在县委会议上,虽有少数人认为目前革命力量薄弱,不宜过早暴露,主张紧慎行事,但却改变不了全党的大环境、大气候。上级为了立即进行武装暴动,甚至连县委名称都给改了,即在一九三O年六月将邳县县委改称为”中共邳县土地革命行动委员会”,简称邳县行委,王树璜仍任书记。接下来便是全力投入到武装暴动工作中来。跟据当时情况,全县有祕密农会会员3000多人,各种枪枝1000余枝,报名参加暴动的党团员200余人。原计划订于1930年7月7日(农历六月十二日)在土山镇暴动,目标是攻打“公太永”、”宝泉涌”、“万丰水”三大商号和镇公所、公安分局,成功后再利用夺取的枪枝,建立红色游击队,以岠山为依托开展游击活动。谁知那天天气骤变,突降滂沱大雨,瓢泼的雨水、泥泞的道路,使暴动队员无法按时聚集。于是七月八日晚又重新商议: 因为暴雨,土山外围沟深水大,不宜打进,遂决定将暴动转移到旧州即古邳开战,认为古邳镇敌人力量薄弱,学运农运也好,离邳县县城(邳城)又远,敌人难以驰援,同时我方又有熟人关系可打入内应,于是决定七月九日(农历六月十四日)上午十时动手。会上行委书记王树璜对古邳暴动作了具体部署,把参加暴动的人员编为三个大队,第一大队由石岐山任大队长,王恒大任付大队长,负责攻打邳县第三区(古邳)区政府;第二大队由花广爱任大队长,张渠川任付大队长,负责攻打镇公所;第三大队由余耀海任大队长,王恒谷任付大队长,具体任务是阻击睢七区增援来犯之敌;乔怀庆、张瑞年2名队员以外出辞行为由,进入敌区公所,相机击毙敌区长芦荫堂,区队长杜西山,指挥部设在玉带桥以东粮铺内,王树璜坐阵指挥,赵兴仁负责联络,暴动队员一律左臂扎红布条区分敌我,以三声枪响为号令。

七月九日清晨,一百多名暴动队员,趁着当天逢集,分别陆续进入指定位置,作为内应的乔怀庆、张瑞年也借机进入区政府,一切按计划有序地进行着。谁知进入区政府作内应的2位同志,迟迟没能得手,赶集的人渐渐散去,在区政府门前聚集的我暴动队员引起了敌人的怀疑,敌卫兵徐中贤上前查询,区队长杜西山下令搜查,我暴动队员徐文藻按捺不住,去夺敌卫兵徐中贤的配抢,徐中贤大喊:”有土匪啦!”徐文藻立即上前与之扭打起来,这时敌卫兵紧紧咬住徐文藻的手指不放,在旁的石岐山见状立即开枪将敌卫兵打死。

听到枪响后,敌区长芦荫堂、区队长杜西山忙出来查看,乔庆怀趁室内无人急忙摘下区长芦荫怀挂在墙上的短枪,一枪把区长打倒在地,可惜他只是腿部受伤,又和区队长杜西山一伙敌人躲进了后面的炮楼,我队员在区政府大门口,又将冲来的敌兵班长王占元击毙,随后集中火力猛攻敌炮楼,敌区长一边组织火力抵抗,一边派人去求援乡练头子杜修德,待乡练援兵到来后,敌人火力大增,逼得我不得不退出区政府,上了镇东头的马号砲楼,变攻为守,据高临下打击敌人。

再说张渠川领导的第二大队,在区公所战斗打响后,也迅速行动起来,攻下了镇公所,缴获长短枪10多枝,占领了中心砲楼,这时杜修德带着敌援兵赶到,围攻中心砲楼,并在楼下放火,我队员被迫撤出中心砲楼,部分队员也上了镇东的马号砲楼,敌人又将马号砲楼围住,砲楼里共有我30多名暴动队员,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战斗从中午持续到晚上,突围出去的张渠川、冯大文、余耀海等队员欲组织救助无果,只好去向绿林武装徐尚边求援,徐部派人前来喊话、鸣枪,敌人误以为我西北红军来了,又听到清脆的机枪声,于是敌人不攻自溃,纷纷撤退逃离,此时我被困在马号砲楼内的队员才得以撤出。七月十号黎明前,原计划在岠山上的破庙里集中,结果只有10余人赶到,人虽少但斗志不减,仍商定由部分人守在山顶,再派人下山组织力量,夹击攻山之敌,然后开展游击活动。天亮后,大批敌人包围了岠山,山上的余耀海等队员用仅剩下的三只步枪和敌人周旋,最后因没有援兵、寡不敌众,只好用一面红旗迷惑敌人,让敌人误以为我队员仍在山上,我剩余人员便借此机会,分散撤离了岠山,至此,古邳暴动失败。

中共邳县县委书记、古邳暴动总指挥王树璜、行委委员石岐山、王守宽和共产党员董秀生、李敦佑、赵安义等人被捕,受尽酷刑折磨,最后在古邳圯桥附近英勇就义。还有一种说法是在攻打区公所的激烈战斗中,王树璜书记闻讯从指挥所亲自赶来指挥,他的战友王子愚回忆说:“王树璜快步来到区公所,亲临指挥,大声命令许文藻,你带人守住大门,我和子愚等去捉杜西山,芦萌堂。说完跨前一步向前冲去,突然,一梭子弹射来,王树璜晃了晃身子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牺牲时年仅三十岁。由于年代久远记忆模糊,说法不一,但无关大局,不管是在战场上光荣牺牲还是被扑后英勇就义,都是为了革命胜利、为了人民解放,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         钢铁战士,革命先锋——原邳县县委书记、古邳武装暴动总指挥王树璜同志二三事(王以太)

王树璜同志牺牲了,但他的三弟王杰(原名王维汉)成长起来了。王杰也是在他二哥王树璜的教育影响下,不断提高思想觉悟,最后参加了革命。在准海战役碾庄战斗中,已是连长的王杰带领全连冲锋陷阵,立下战功,在一次冲锋时,被一颗砲弹炸成重伤,腿骨炸断昏了过去,经后方医院抢救治疗,虽然活了过来,但落下终身残疾。好个王杰!他身残志不残,不能上前线了,就回到地方工作,先被派到国泰(八义集中学前身)中学军管,军管结束后,由于身体原因,才复员回乡、解甲归田。后一直在王庄村党支部工作,工作认真负责,深受群众拥护,被人民群众誉称为不拿工资的“常委”。

继承先烈遗志,发扬革命精神,不怕流血牺牲,革命自有后来人。在党的英明领导下,在革命先锋王树璜烈士的精神感召下,王庄村的革命烈火熊熊燃烧、钢铁战士层出不穷,王习之、王爱民、王以亭、王剑一、王荣之、王爱梅、王爱联、王迎之、聂兰启、王爱菊、王振才、孙洪英、孙洪云、孙洪勋、孙成德、马德贤、王宜汉、王兆吉、王以红等一大批爱国青年,纷纷走出家门,勇敢地投身到抗日战场和解放战争中去,他们有的血洒疆埸万古留芳,有的建功立业成为国家栋梁。王树璜的儿子王洪经、王洪迪也都先后在部队和地方工作,为人民、为革命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孙子王树辉、王树谦、王树仁、王树信、王树勋个个都很优秀,均在工农业战线上,做出了优异成绩。

当我们今天再次走进王树璜的的家乡王庄村时,崭新的王庄村己是山河重建、面貌一新了!漂亮的排房整齐化一,笔直的道路四通八达,成熟的庄稼丰收在望,幸福的人民奔向小康,耸立的风力发电大风车展翅翱翔,鲜艳的五星红旗在村部上空高高飘扬。面对革命的伟大胜利、人民的幸福安康,王树璜烈士若地下有知,也会含笑九泉了!王庄村人民更发扬革命精神,继承优良传统,在红色的土地上,又写出了历史新篇章。

(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