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岭:小说连载(作者:刘善明)

杏花岭:小说连载(作者:刘善明)

小状元的娘一个肩膀依靠在大门的门框上,手里端着半个瓢,瓢里盛着半瓢米糠,嘴里“鸡来,鸡来,鸡来”地唤着鸡,撒着米糠引鸡归宿。眼睛还不停地瞅着门前的路上——小状元回来的方向。不一会儿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柴油机“突突突”的发动声。这声音她听到过,是小状元在家里调试柴油机时听到的。“突突突”的柴油机声越来越近,她知道是儿子小状元回来了。扔下那瓢就往大路上跑,去迎儿子小状元。
小状元开着手扶拖拉机老远就看见娘迎了过来,开到娘跟前,小状元把手扶拖拉机慢慢地停了下来,从驾驶座位上跳下来,笑嘻嘻地说:“娘,你看,俺把手扶拖拉机摆弄成了,今天特意开来家给您老看的。”小状元娘围着手扶拖拉机边看边走,走了一圈又走了一圈,说:“这车没长腿还走能走路呢?”小状元说:“你看这个”小状元一边指着手扶拖拉机的两个轮子一边说:“这两个橡胶轮子就是它的腿,跑起来比人跑的还快哩!”小状元的娘若有所悟地说:“噢,这就是它的腿。你给柴油机长个腿,它就能走路了。”小状元说:“是的,娘,俺这几天就是给柴油机长腿的。”小状元的娘说:“是你自个儿给长的?”小状元说:“不是,公社农具厂的叔叔大爷们都是老师,是他们帮衬着俺给长上的。”小状元的娘说:“农具厂的叔叔大爷们都是好人,咱得好好谢谢人家,不能忘了人家。”小状元说:“俺不会忘记的。”
小状元和娘说话的工夫,街坊邻里的大娘大婶、大叔大爷、兄弟姐妹们都从家里跑了出来,有的手里拿着饼边吃边走过来,有的手里正端着碗,边吃着饭边走过来,乡亲们都来看稀罕物,山沟里开来了手扶拖拉机,那还是头一回。
有人问:“这玩意儿能耕地吗?”
有人问:“这玩意儿能耙地吗”
有人问:“这家伙能耩地吗”
小状元喜笑着回答说:“这叫手扶拖拉机,后面挂上犁子就能耕地,挂上耙子就能耙地,挂上播种机就能播种,好着呐!”
百大叔嘴里衔着个旱烟袋杆走过来,看样子是刚吃过晚饭,丢下饭碗就过来了。他听了小状元说的一番话,似乎明白了许多,就说:“俺听出门道来了。这家伙就像是俺养的牛和马,叫它干什么活,它就能干什么活,只要你给它配上干活的家伙。小状元,大叔说的是不是?”小状元边点头边说:“大叔说的是,大叔说的是。”
百大叔把旱烟袋往裤腰带上一别,抓住车厢的车帮子爬了上去。大一点的孩子们看到百大叔爬上去了,也纷纷往车厢里爬。爬了满满一车厢。百大叔笑着说:“小状元,开起来走两步,让大叔尝尝什么味?”小状元说:“百大叔您老坐好了。小朋友们都坐好了,俺开车了。”小状元手拿摇把摇了两下柴油机,柴油机发动起来了。小状元坐上了驾驶座,扳动离合器,手扶拖拉机向前开动了。孩子们欢呼声随着拖拉机的“突突突”声一起向前飞去,百大叔眯缝着眼,笑得一撮小胡子直角角的。
小状元开着手扶拖拉机沿着小溪边的街路慢慢地走着,一直开到生产队的打谷场上,围着打谷场转了三圈,又开回到村里去。停在了自家大门口。百大叔和孩子们一个个都下了车。百大叔说:“它比马跑得快,还听你使唤,叫快就快,叫慢就慢,好东西。等俺有了钱,也给孩子们买一个。”小状元说:“大叔,听说现在四个轮子的拖拉机也造出来了。比这还要好使唤呢!要买就买个小四轮吧!”百大叔说:“先把话说在这里搁着,等俺要买时,你可得去给俺长长眼,挑个最好的。”小状元说:“这没问题,俺一定去给你挑一台最漂亮最好使唤的。”
小状元摘掉手扶拖拉机后面的拖车厢,把手扶拖拉机开进自家的院子里,严严实实地关上了大门,上了两道门闩。为了是夜里能睡个放心觉,他这一个多星期也确实太累了,真该好好地歇一歇了。

吃过晚饭,小状元的娘去厨房里刷锅洗碗,小状元一头钻进自己的屋里,准备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刚躺到床上,就听到大门外有人敲门,“啪啪啪”地敲个不停。小状元的娘从厨房里走出来,站在大门里边高声问:“谁在敲门?”“是俺,大婶!俺是百合花。”外面透过来一个既清脆又轻微的声音。小状元的娘说:“是百合花呀!有事吗?”“俺找状元哥有事,您老给俺开开门。”小状元的娘说:“这就开了。”走上前去,拉开两道门闩,大门开了。百合花闪了进来。小状元的娘说:“快进屋里坐。”百合花随小状元的娘进了堂屋,拉亮了电灯。屋里亮堂堂的。百合花问:“状元哥呢?”小状元的娘说:“这几天累得够呛,丢下饭碗就睡了。”小状元在他屋里听见是百合花的声音,立马就穿上衣服起来了。进了堂屋门就说:“娘,谁睡觉了,俺在看书呐。”百合花见小状元进来了,忙说:“状元哥,俺有件事想请您帮个忙。”小状元说:“只要是俺能做得到的,你只管说。”百合花说:“俺爹说,你造出个手扶拖拉机,他还坐上去溜了一圈。俺明天想去公社赶个大集,把一车大白菜拉去卖了,顺便再买点年货回来过年。队里的马车分出去了,四五家子争着用,想借也借不到。俺一琢磨就想到你了。你能替俺跑一趟吗?油钱算俺的。”小状元笑着说:“就这事,俺当是什么天塌地陷的大事呢!这有什么难的,明天吃过早饭,俺把手扶拖拉机开到你家里去装,装好了咱就走不行吗?”百合花说:“俺爹还怕你不同意呢,特叫俺来给你说。”小状元说:“这有什么,庄亲乡邻的,谁不用谁呢!大叔外气了,下午给俺说一声就行了,大冷天的还叫你又跑一趟。”百合花说:“就这么说定了,俺走了。”回过头又说了声:“大婶,俺走了。”小状元的娘说:“叫小元送送你!”百合花说:“不用了。”小状元说:“别忙走,等一下!”小状元回到自己的屋里。拿出一把手电筒来,递到百合花手上说:“走路照着点,别跌倒了。”俺不送你了,别人看到不好。百合花接过手电筒,摁了一下开关,手电筒立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小状元把百合花只送出大门,就停住了,说:“注意脚底下,路上石头多。”百合花说:“整天走,习惯了。快回吧!”小状元站在大门外看着手电筒的光渐渐地远了。才回到家来,重新关严大门,插好门闩,回屋里睡觉去了。

百合花是百大叔的闺女。和小状元是同班同学,一起上完了三年初中,又一起考取了高中,百合花在上高中一年级那年娘不知得了什么怪病,疯疯癫癫的,漫山遍野地跑,只拣石碴和坷垃吃,喝山泉水,只吃不拉,肚子涨得像扣着个面盆。不几天就去世了。那年百合花只有16岁。
百合花的娘去世后,百大叔就对百合花说:“闺女,那学咱没法再上了,回家来帮爹挣工分吧,给爹做做饭什么的。”百合花就这样辍学了。
山里的姑娘都很勤快,能吃苦,早晨天不亮就起来挑水做饭,吃了饭就跟乡亲们一起上山抬石头,修水渠、修梯田。还参加了铁姑娘队战严寒斗冰雪,三九天不歇脚,硬是靠一把镢头两只手,修出了高标准的大寨田,百合花还被评为全公社的三八红旗手呢!
一次在抬石头下山时,百合花走在前头。走着走着,突然抬石头的绳子断了,石头滚下来砸伤了百合花的脚。百合花被送进了公社卫生院。做了X光拍片检查,医生说:“没伤着骨头,没事的,养几天就好了。”小状元知道了,丢下铁锹就朝公社卫生院跑,一口气跑了十几里路,跑到卫生院,身上的小棉袄都被汗水湿透了。来到百合花的病床前,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百合花问:“你怎么急成这样?”小状元好不容易才缓过来一口气说:“听说你伤了,俺能不急吗!”百合花笑笑说:“急,也不能急成这样,不怕别人笑话。”小状元也笑笑说:“说的也是,你说咱这什么都不是,值得吗!”停了一下,小状元又说:“是同学总算可以吧!”俗话说:“‘一辈同学三辈亲,三辈同学入老林’难道不该来看看你吗?”百合花说:“既然来了,你就看吧!不缺胳膊不缺腿的。”百合花说完故意伸伸胳膊踢踢腿,意思是让小状元看看,俺说的不错吧!胳膊腿都好好的。
小状元看到百合花的脚上缠裹着厚厚的一层层纱布,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急忙说:“别动!别动!”立马拉了被子的一角给重新盖上。“不能冻着,冻了好的慢。”百合花说:“这点小伤算什么?人家刘胡兰面对敌人的铡刀,死都不怕。俺还怕什么?明天俺就出院上工地去。”小状元说:“你这一瘸一拐的上工地能干什么?不如在医院里养好了再回去。”百合花说:“俺给烧水做饭总可以吧!”小状元说:“烧水做饭那也不要你干,生产队里闲人多着哪!”百合花说:“俺不回去,俺爹要是知道了,听别人说的,说话轻学话重,他的心又搁不下了。再颠颠地跑过来看俺,那咋办?”小状元说:“那好办,俺回去给百大叔说,就说你在公社参加学习了。他要问:多长时间回来?俺就说:顶多一个星期。这样不就瞒过去了吗!”百合花抿着嘴笑,笑了一会儿说:“就你鬼精灵,歪点子多。”
小状元觉得很得意,觉得百合花表面上是贬他,实际上心里是在夸他。他也想学学百合花的法子夸夸百合花。就说:“还说俺的歪点子多,你的歪点子也能装满一箩筐。”百合花说:“就你嘴坏,俺有什么歪点子啦!你说不出来俺饶不了你!”小状元不慌不忙地说:“你忘了,那年秋天,在放学回来的路上,俺爬到路边的一棵枣树上去摘枣子吃。谁知道枣树上有一窝蚂蜂,向俺的头上、脸上和手上一齐蛰来,俺吓晕了,一下子从树上掉了下来。你不怕蚂蜂来蛰你,立马跑过来把俺扶起来拖到一个远离蚂蜂的地方,又从书包里拿出课本来当扇子给俺扇风,俺才醒过来。眼睛肿的睁不开,头上肿了几个鸡蛋大的疙瘩。俺不敢回家去,一来怕娘见了心疼,二来怕娘生气再揍俺一顿。你发扬了‘救死扶伤’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大言不愧地说:‘不要怕,住俺家去,叫俺娘给用酱油洗洗就好了。’俺说:‘娘要找俺咋办?’你说:‘那好办,俺就说你去二姨家了,不就没事了吗。’这不是你的歪点子吗!
百合花听了,笑得嘴合不拢,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狗记千年事,那还是上小学的事还记着。”小状元说:“你的记性也不差,也是……”百合花知道他不会说好话,立马拿起她枕边的一本杂志扔了过去,砸在小状元的身上,说:“不准胡说!”

(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