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邳州文化网首页
  2. 小说

困难——皇龙渡(作者: 韩永)

困难——皇龙渡(作者: 韩永)
李广仁自从村小学盖好新教室,就一直在县砖厂帮着拉窑土,每天一元钱,已经让他很知足了。
村里一起来砖厂干活的,一个月不到头,只剩下他们三四个人还在坚持。这活儿又脏又累,年轻的后生小伙子们都坚持不住,撂挑子不来了。剩下来的,都是和广仁差不多的家境穷困的汉子,上有老,下有小,生活的压力结结实实地压在肩头,不干不行啊。
李广仁很知足,自己有的是力气,出自己的力,流自己的汗,能有这么个挣钱的机会,比过去要好多了。过去自己想甩开膀子苦干,还没有机会呢,现在干够一个月,就发现钱。三个多月了,除了下雨天不能上工,自己已经挣下了七十元钱了。
七十元啊,这对于李广仁,已经是一笔巨款了。这天又到了月底,杨大成给他们结算工钱,特意多给了李广仁五元钱。杨大成说是砖厂厂长对李广仁的奖励,因为这个月,广仁带领的小组儿干得活儿最多,所以砖厂特意对组长李广仁额外发了五元奖励。
五元钱啊,能割二十多斤肉了,能买几十个鸡蛋呢。广仁觉得,应该给老娘买点好吃的,再给儿子虎子买个新书包,给妻子也买点什么吧。
从砖厂出来,几个晒得黝黑的汉子,不约而同地走向县城热闹的供销社。每个月发了工钱,都要给家里买点东西,已经是这几个苦汉子最得意的事儿了。
广仁给老娘买了两包她最喜欢吃的酥皮点心,给虎子买了一个军绿色的书包。书包上还有五个红字‘为人民服务’,这小子早就想要个新书包了。再过十几天,九月一日开学,虎子就要在村里新小学上一年级了,想象着胖头大脸的儿子背着新书包去学校,是一件多么让人开心惬意的事啊。
那边的柜台边围了好多人,争着抢着买新来的布料呢。听说不用布票,只用钱买就行,李广仁忍不住走过去。这种布料真白啊,上边还有漂亮的小兰花。对,给妻子买块布吧,她也应该做件新衣服了。
跟自己结婚这么多年,虎子都要上小学了,自己还没给她买过什么新衣服呢。这次,就给她买一块新布料,做一件新褂子,一定好看。
对了,给老二家哑巴弟媳也买一块吧。虽然弟媳不能说话,但是也跟着大嫂忙活家里地里的活,而且对老二还越来越关心,这让李广仁看着也为他们高兴。
困难——皇龙渡(作者: 韩永)
一口气,李广仁花了七块多钱。这一次,广仁没有心疼,都是自己辛苦赚来的,给自家最亲的人买东西,花钱也畅快啊。
几个汉子也各买好了东西,挤坐在李广仁赶着的马车上,畅快地唠嗑,几辆马车踢踏踢踏地跟在后面。满身的疲惫早跑得无影无踪,汗水换来的收获,最是实实在在。太阳西坠,红霞染满了半个天空,点燃了劳苦汉子们血管中累极了的血液,又铿锵地迸发出新的活力。李广仁扬起手中的鞭子,漂亮地甩了一个鞭花,啪的一声脆响,马儿得得得地小跑起来。
皇龙渡,家的方向,温暖,舒心,都在远远的黄河边等着他们呢。
回到家,全家就像过年一样,每个人都很高兴。妻子杨大玉一边爱不释手地拿着李广仁买给她的花布,一边抱怨他怎么花了这么多钱。
李广仁把砖厂奖励了他五元钱的事告诉了妻子。妻子一听,觉得李广仁自己拿了那五元钱不合适,应该给同去的伙伴们分了,毕竟那是奖励给他们小组的,不能广仁一个人拿了。
广仁想想,也对啊,痛快地答应明天就把那五元钱给同伙分了。精明的杨大玉想了想,给广仁出主意,分钱不如买点烟,买几瓶酒给大家分分,就说是砖厂奖励的,这样更能给大家鼓劲儿。广仁不得不佩服,还是妻子的脑瓜儿转得快,他很快就照做了。
杨大玉喜气洋洋地去找哑女王新梅,拉着她一起找舒云娘帮着量尺寸,做新衣服。杨大玉清清楚楚地看见,哑女的眼里闪现出喜悦的泪花。
余军长刚从军区开完会。
南疆的战事越发紧张了,总部首长要求基层部队要积极备战。按照军区统一安排,军区首长们分成小队,分别到基层部队视察。余军长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没有回家,就直接下部队视察了。
这一天恰巧从宁水县城经过,余军长想起儿子余明上次回家时,说起在宁水县城帮着修建电影院。于是吩咐司机绕个道,去修建电影院的工地看看。
吉普车直接开到了宁水县电影院工地。余军长和随从的一个军部参谋下了车。
工地上一片忙碌,穿军装的战士和县建筑大队的工人们忙得不可开交。电影院的地基早已打好,大家正在忙着垒砌墙体。
困难——皇龙渡(作者: 韩永)
一个战士看到了军部的吉普,还有从车上下来的人,忙通知了余明。余明手里拿着图纸跑了过来,一直跑到余军长面前,一个立正,稳稳站直。
“报告首长,二十六团特训一班正在施工,请首长指示。”
余军长看见余明的脸上混杂着泥灰,汗水从头上流下,湿透了军衬衣,坚毅的身架,仿佛让余副军长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把图纸拿过来,我看看。”余军长一指余明手里拿着的图纸。
“是,首长。”余明跨前一步,双手把图纸递给自己的父亲,余军长。余军长直接把图纸摊开在吉普车的前车盖上,细细研究起来。
“这个屋顶设计,你们经过试验验证吗?弧度和探头的数据是怎么得出来的?电影院的跨度考虑到钢材的焊接和组合没有?”余军长一连串的问题,连珠炮一样问出来。
余明凑到车前,一边指着图纸,一边仔细地给军长做出明确的解答。
余军长的目光严厉,外人丝毫看不出他面对的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余明也早已习惯了父亲的工作作风,此刻,他的回答就是面对一个军区首长的提问,丝毫没有亲情的挂碍。在父子亲情和部队上下级两者之间,军人立场永远是毫不犹豫的第一选择。
听着余明肯定细致的解释,余军长眉头慢慢舒展开来。自己眼中的孩子,经过了军校和基层的锻炼,已经很快成熟起来了。只是余明心思足够细密,这作为一个教员完全合适,但是缺少一种为将者的大气。哎,别急,他还年轻呢,任他发展吧。
路志鹏跑过来,手里拿着两个绿皮铁水壶,一个标准的立正,
“报告,首长好。”
余军长回过头来,志鹏忙把水壶递过来,“首长,请喝水。”
余军长随手接过水壶,志鹏把另一只水壶递给了随行的军部参谋。
余明告诉父亲,电影院设计图的主创人员就是这个路志鹏。
余军长上上下下打量着路志鹏。挺拔的身架,憨厚的笑容,年轻英俊的脸庞,一时间让他隐隐约约想起自己的一位老战友。
看到志鹏肩上的肩章,余军长问道,
“你是第一年的新兵?”
“报告首长,俺是第一年的兵。”志鹏立正大声回答。
“嗯,你是山东人?”余军长听出了志鹏语气中的山东方言。
“报告首长,是。”
困难——皇龙渡(作者: 韩永)
余军长看到这个大个子新兵战士有点紧张,语气和蔼了一些,又问,“你们建这个电影院有困难没有?累不累?”
志鹏使劲儿挺直胸膛,大声回答:“报告首长,俺们不累。困难可以克服,而且,办法总比麻烦多。”志鹏不自觉地就把余明的口头禅说出来了。
余军长一边重复着志鹏说的这句“办法总比麻烦多”,一边回头看看余明。儿子的这句口头禅还是跟着自己学得呢,现在,又传给了他的新兵。
嗯,不错。作为一个老兵,余军长很欣慰。部队就是这样,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是好的精神,不怕困难的传统,应该被好好流传,这才是一支部队最核心的凝聚力,也是最重要的精神内涵。
“快去忙吧,不耽误你们了。但是要记住,工程要优质完成,后勤保障也要跟上。伙食很重要,防暑的措施也要做好,明白不?”
余军长看着余明和志鹏,下命令。
“是,请首长放心,一定优质完成任务。”余明向着自己的父亲打完一个敬礼,拉着志鹏跑回了工地。
离开宁水县城,余军长一行来到二十六团团部。王团长汇报完团里的工作,递给余军长三份请战书。
余军长接过来仔细看,原来是王团长、余明和路志鹏三个人的请战血书,内容都是要求去对越前线,参战,参战,参战!
余军长什么也没说,收好请战书,要求王团长陪着,下连队继续视察。
经过了近两个月的紧张施工,宁水电影院主体工程完工。在十月一日国庆节前,余明带着参加施工的战士们回到团部。陈排长带着工程排回二连了,他们可以好好休整一下了,特训班的学员们,却迎来了最紧张的结业考核。
特训班的结业考核是出了名的严苛,文化课、身体素质和综合测评,都由师里专门派考官监考。五个月的辛苦,终于迎来了最后一关。特训班的成绩直接关系到学员考军校的推荐资格,而且据小道消息说,这一期考核余军长要亲自参加,紧张的气氛一下子笼罩了整个特训班。
余明看着自己带的一班的学员,紧张得要命的样子,一个个手忙脚乱地翻着书,忍不住安慰几句,“大家不要这么紧张,考核大多都是咱们学过的东西,好好发挥,就会有好成绩。特别是考前这几天,不能乱了阵脚。还是那句话,办法总比麻烦多嘛。”
全班学员中,只有路志鹏一个人,注意地听余明的话,并默默念叨着“办法总比麻烦多”。念了几遍,志鹏发现,这真是一剂良药,自己很快就沉静下来,心里稳当多了。
 
作者简介:红柳,原名韩永,又名铁马冰河。黄河入海口东营人氏,喜诗歌随笔。缓一缓红尘匆匆,关心花香鸟语,岁月静好,清香永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