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邳州文化网首页
  2. 小说

杏花岭:小说连载(作者:刘善明)

杏花岭:小说连载(作者:刘善明)

第三章

(二)

金银花听说要分大牲畜了,夜里连觉也没睡安稳,大清早就忙不迭的来到甄有田家。甄有田的老母亲笑嘻嘻地迎过来,亲热地拉过金银花的手,情深深意绵绵地说:“您婶子,快进屋烤烤手,外面怪冷的。”金银花说:“大娘,俺不冷,俺找有田哥有急事,有田哥在家吗?”甄有田的母亲说:“在家,正给孩子穿衣服呐”。金银花一边说话,一边随着甄有田的母亲进了屋。甄有田正在套间里给儿子余粮穿衣服。甄有田的母亲抢着给孙子穿衣服,拉了一把甄有田的胳膊说:“金银花来找你有事,快出去。”又转过脸对孙子余粮说:“快叫婶婶好!”余粮乖乖地叫了声“婶婶好!”金银花听了答道:“余粮真乖,余粮是个好孩子。”
甄有田从套间屋里走出来,看见金银花正站在烤火盆边烤手。忙说:“快坐下烤,暖和暖和。”金银花说:“不瞒你说,俺听说要分大牲畜了,愁得俺一宿都没睡好,俺一个人要是分到牛啊驴的,俺可没有本事伺候它们。”甄有田笑笑说:“俺听队长说了,大牲畜都打了价,金贵得很哩,你一个人是分不到牛呀驴呀的。不用愁的。”金银花说:“俺知道,俺一个人分不到整头牛呀驴呀的。可合伙可能分到了吧。合伙分到了要轮流着伺候它,俺也是犯难啊。所以俺想……”金银花欲说又止。
有田娘给孙子余粮穿好衣服,抱着余粮来到烤火盆边坐下,给余粮穿袜子穿鞋子。听金银花说了个半截话,就笑笑说:“您婶子,有话您只管说,没有外人,说出来,有田会有法子的。”金银花帮衬着有田娘给余粮穿上鞋子,余粮走到有田跟前,有田把余粮揽在怀里说:“叫婶婶,婶婶疼你。”余粮又乖乖地叫了声“婶婶”,叫的金银花心里乐滋滋的。伸手从有田怀里抱起余粮揽在自己怀里,又朝余粮的脸上亲了一下,说:“余粮真乖,余粮是个好孩子,再叫一声婶婶好不好,叫了婶婶买糖给你吃。”余粮嗲声嗲气地又叫了一声“婶婶!”金银花乐得脸上真的像朵花,伸手从褂子的口袋里掏出两块糖块,说:“婶婶不骗你吧!”随即剥掉一块糖纸,送到余粮嘴里,另一块余粮拿在手里玩着,又说了声:“婶婶好!”金银花又在余粮的腮帮上深深地亲了一下。
有田娘瞧着金银花亲亲热热地逗着余粮玩,疼着余粮爱着余粮。陡然着心里又想起了余粮的妈妈,余粮的妈妈生余粮时,一个月子里都没有吃上一顿饱饭,。生了儿子叫余粮,就是盼着家有余粮,天天能吃饱肚子。可余粮今年3岁了,还是半年饥荒半年粮。余粮的妈妈饿的实在是挺不住了。一年前的一天夜里跟着一个卖油的男人扒火车去新疆了,那个男人说:“新疆那里的牛肉让你吃个够。”有田娘想着想着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
甄有田瞧着娘伤心地流出了眼泪,心里也有点发酸。瞧着金银花还在跟前,男儿有泪不轻弹,怎么也得控制一下。随着叫了一声:“娘,余粮饿了,您老做饭去吧!”
有田娘听到儿子的叫声,答应一声:“俺这去。”站起来抹了一下眼泪,去厨房做饭去了。

有田瞧着娘离开了,就说:“银花妹子,你有什么事,就说吧!”金银花瞟了甄有田一眼,又看看余粮,说:“分地那天,俺就有想法了,俺想把俺的地和你的地紧挨着当邻居,忙时你能帮着俺一把。可是俺抓了个8号,你抓的是2号,当着那么多的乡亲们,俺怎能张得开口要求调动呢。地分过去了,也就罢了。这回分大牲畜,俺想跟您一组,您再找两户合得来的,甭管分牛分驴分马的,俺都不愁了。轮到你家养着,轮到俺家您替俺养着,俺替您割青草,碾饲料,你看这样行吗?”
甄有田听了以后哈哈大笑起来,说:“就这事,俺还以为是天要打雷地要震的大事呢!打雷地震俺管不着,您这点芝麻粒的小事,俺答应了。说真的就这事俺还得谢您呢,牛呀驴呀的都在俺家养着,那牛屎驴粪的还不是俺攒着,那可是花钱买不到的上好肥料嘞。”
金银花说:“这俺不管,只要好耕时您帮俺耕,好耙时您帮俺耙,好收时您帮俺收就行了。”
甄有田傻笑着说:“那该播种时呢?”
金银花笑迷迷地说:“没到时候,到了该播种的时候,当然还得你播了。”
甄有田说:“一言为定。” 金银花说:“山里人说话,吐口唾沫砸个坑。你也不能变卦噢!”
有田娘在厨房里做饭,听到堂屋里有田和银花有说有笑的,心里也挺高兴的。有田娘在心里想:银花什么时候能当俺的儿媳妇就好了。
“饭做好了,有田,吃饭吧!”有田娘在厨房里叫了一声。接着又说:“留银花在咱家吃饭,俺做的饭多,添双筷子添个碗就行了。”
金银花把余粮交给甄有田抱着,站起来说:“俺走了。”甄有田说:俺娘做好饭了,你就在这吃吧,回家你还得自己做。俺不是虚情假意的。”
有田娘也从厨房里出来挽留银花,说:“您婶子,你就留下一起吃早饭吧,吃罢饭,俺还想借你的巧手替俺余粮裁件新衣服呢,这不快过年了吗?让孩子过新年穿新衣。讨孩子欢喜。俺老眼昏花的,连纫针都纫不成了。”
金银花有点犯难了。本来是想给有田说完事就走了。刚走到院子中央,有田娘就过来了,生怕金银花要飞走似的,忙不迭的一把拽住金银花的一支胳膊,拉拉扯扯地说:“您婶子,别走,吃了饭咱娘们再拉拉呱,说说心里话,反正这大冷天的,您回家也干不了什么。”甄有田在堂屋里小声对余粮说:“喊婶婶回来喂你吃饭。”余粮立即大声喊:“婶婶回来喂俺吃饭!”
金银花停住了脚步,两条腿像绑了铅块似的,怎么也提拉不动了。心蹦达蹦达的激烈跳动着要从嘴里跳出来,两眼也溢出了激动的泪花。有田娘忙伸出袖子给银花抹眼泪。银花慢慢地转过身子随着有田娘回堂屋去了。
金银花回到堂屋坐下,把小余粮抱在怀里亲了又亲,说:“好孩子,婶婶不走,婶婶喂你吃饭。”
甄有田从厨房里端了一盆山芋干和萝卜缨子及少量玉米面做成的稀饭进来,放在火盆边的小方桌上。有田娘拿出来4只碗4双筷子,一小碟黑咸菜。有田盛好稀饭给每人面前放了一碗。对金银花说:“还是俺喂余粮吧,您吃饭。”又对余粮说:“好孩子,听话,让婶婶吃饭,爹喂你。”“俺叫婶婶喂,婶婶疼俺,婶婶给俺糖吃。”余粮撒娇似的说。
有田娘瞧着心里热呼呼的,说:“这余粮跟婶婶还真有缘份,亲热得跟亲娘似的。”有田娘说完话头一转又说:“婶婶吃完饭还要给你裁花衣服,让婶婶先吃饭好不好?过来,奶奶喂,奶奶是个没有用的人了,出去讨饭,连打狗棍都拿不动了。”甄有田说:“娘,别再提讨饭的事了,这回咱家承包了田,你老给了儿子这身力气,管保能吃不了用不完的。”有田娘一边喂着余粮吃饭,一边说:“俺就盼望着这一天呢,有田有粮,做事不慌。”
吃罢早饭,甄有田收拾了一下小方桌。有田娘翻箱倒柜地找出一块褪了色的蓝印花布来,铺在小方桌上,又找出一杆木尺来递给金银花。金银花接过木尺,先量了一下花布,又量了一下余粮的腰身,说:“这布够。”接着又说:“大娘您老再给俺找一件余粮的旧衣服,俺带回去照着裁。裁好俺就手就给缝上了。”有田娘说:“那更好,这没娘的孩子就靠着您这些好心的婶子大娘帮衬着呢!”说着又从箱子里扒拉出一件旧衣服递到金银花手上,说:“这件衣服小了点,您照着裁,周边再放一缲就差不离了。”金银花说:“俺知道了。”一边卷起布和衣服,一边说着笑着走出了甄有田的家门。余粮还在后面追着不停地叫:“婶婶再来,婶婶再来!”

甄有田一家人对金银花既真诚又热情地款待,使金银花激动不己,在回家的路上,陷入了沉思:6年前的一天,俺腆着大肚子到公社供销社去买花布,想给肚子里的孩子做身衣服。等俺刚回到家,噩耗传来,丈夫在开山引水的工地上被石头炸伤了,乡亲们七手八脚地抬起来就往公社卫生院送。跑了十几里山路,乡亲们个个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等送公社卫生院,医生听了心脏,又摸着手腕号了号脉,翻开眼皮看了眼球,摆了摆手说:“人没了,抬回去吧。”俺也跟着跑了十几里山路,气还没缓过来,听医生这么一说,俺连累带急就一头栽倒在医院的走廊里,立马昏过去了。等俺醒来的时候,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摸摸肚子,瘪下来了,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医生说:“小产了,你的命保住了。”俺听了如五雷击顶,又昏了过去。医生又把俺抢救过来。厉嘴厉舌地说:“警告你,再过分悲哀你也会死的。”俺无牵无挂地说:“俺家已经丢了两条命,俺也不想活了,还不如跟他们一起走了利落呢!”医生和乡亲们都劝说:“你还年轻,好日子还在后头呢!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六年俺是咬着牙熬过来的。白天在山上顶着日头开荒种地,晚上回家来对着孤灯冷冷清清,躺在床上把头蒙在被窝里哭,还怕被左邻右舍的婶子大娘们听见了笑话。有谁知道俺银花的心像万箭穿透一样,疼嘞。俗话说,“寡妇不割3年坟头草。”俺都割6年了,俺也算是对得起阴间的爷儿俩了。
“婶婶再来!”余粮的叫声好像还在金银花的耳边回响着。金银花抬了抬头,看见了小溪边的那棵三股杈的大杨树,才知道到了自己的家门口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岁寒三友
    岁寒三友 2020-08-14 19:27

    好,极待下篇,大作接地气,内容充实,感谢作者,辛苦了,大赞赞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