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邳州文化网首页
  2. 散文

他说我是幸福的人(作者 :李修运)

他说我是幸福的人(作者 :李修运)

李勇奇,《林海雪原》中伐木工人的名字,白山黑水密林深处一个猎户的名字。我不知道我父亲赶劳什子时髦,把我的大号(学名)也起了个李勇奇。

说实在的,这个名字不孬:勇,勇敢,英勇,狭路相逢勇者胜;奇,奇妙,奇特,奇迹,奇山异水天下独绝。这名字我也颇认可。然而在1975年,小学三年级的春天,这个名字让我丢大了人了。

那是春夏之交的上午的一堂语文课。”眼睛”老师李敬业用他那双朦胧却尖锐的双眼扫描了全体同学,然后缓缓地说:“李勇奇,请站起来!”我站了起来。他又说:“抬头!挺胸!”我照做了。“同学们,我读一篇奇妙的作文《我见到了毛主席》:“多么温暖!多么激动!我终于见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我是和串联的三哥一起坐火车去的北京。北京真大,比我们大队的几个村庄加起来还要大。我们挤在人群中焦急地等待着,等啊等,等啊等,毛主席他老人家终于从天安门走了出来。他高大威武,神采奕奕,挥着有力的大手喊到——同学们好!顿时呼声雷动。整个天安门广场是人的海洋,欢呼的海洋,红旗的海洋。我永远忘不掉这个情景。”

李老师问我:“串联开始时你才一岁,你三哥抱着你去的吗?”

我无言以对。

他又问:“火车是站着跑的还是躺着跑的?”

“当然躺着。”

“火车,它有腿吗?”

“嘁!有轮子啊,哐叽,哐叽,哞哞——!”

“哦,到了北京你们住在哪里?”

“人多嘛,就在天安门广场坐了一夜。”

他说我是幸福的人(作者 :李修运)

李老师发怒了,“小小年纪不诚实,”举起黑板擦向我砸来。我一闪,打到了后排刘美玲的肩膀上。李老师哆嗦着,“我不能把你培养成才,起码让你做个老实人;见毛主席,你做梦!回家喊你爹来!”李老师是我本家大爷,性情耿直,“右派”。不过都是乡亲,谁也不曾批斗过他,除非上级来检查,应景似的游街。那可风光了,地主、反革命、右派、破鞋一串儿。大家都去看热闹。李老师高高大大,走在游街的队伍中也不弯腰,直杵杵的像个撅子。

我爹晚上来到学校。他们在办公室“叽叽咕咕”说了半天话。然后爹就领我回家了,只说了一句,“没影儿的事儿,编也编不圆哪。”

我们班那帮甩孩子可有笑料了。李家兵、李家城、周宝民、周维清、张二棍、张枣树,甚至还有刘美玲,只要一见到我就唱《挑担茶叶上北京》:“我问喜鹊你唱什么哎,他说我是幸福的人哟———”。也不嫌俗套,也不变换花样,就这样奚落、闹腾了几个月,直到我转学到大炉店小学。我就改成了现在这个名字啦。

从此我再也不说慌了。长大后我知道了“板凳愿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深刻含义。现在即便是在家,刘美玲问我“昨晚上你几个鬼一共喝了几瓶猫尿”时,我都要一五一十完全坦白。她让我买菜,回家如实汇报,毫厘不爽。手机每晚例行检查。我终于混成了“三心老公。”

待我有能力去北京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已逝世多年。我望着躺在水晶棺里的他老人家,还是那样慈祥,那样高大,那样不怒自威。我的眼泪“呼啦”一下大雨滂沱,我想敞开心扉哭个痛快,可站在红廊柱跟前的卫兵低声呵斥:“快走!快走!”我只好恋恋不舍回头再看几眼。

有一回同学聚会,八十多岁“眼睛”李敬业老师也参加了。他又旧话重提,说起当年的事。我羞赧地说“喝酒!喝酒!”我们一大桌子幸福的人啊,醉得一塌糊涂。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岁寒三友
    岁寒三友 2020-08-14 19:55

    这位李老师耿直忠诚,不因为是亲戚就护着你,那样反而是害了你。儿时的回忆,美好而温馨,不管当时是什么境况,现在想来,都会发出会心一笑!大作诚意谦谦!好!大赞赞

  • 采菊东篱下
    采菊东篱下 2020-08-14 19:10

    一段少年时的回忆,一堂生动形象的语文课,塑造一位性情耿直令人敬畏的小学教师。

  • 从容清澈
    从容清澈 2020-08-14 19:00

    眼镜李老师,不是眼睛李老师。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