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邳州文化网首页
  2. 小说

杏花岭:小说连载二(作者:刘善明)

杏花岭:小说连载二(作者:刘善明)

(二)
朱喜良站起来,飞起一脚踢在李洪义的屁股上,厉声喝道:“李洪义,不准胡来,快把牛书记松开!”
“不能松,他搞破坏,大队长你不能包庇他!”李洪义仍然紧紧地抓住牛耕田的胳膊不放松。

“叫你不能松!”朱喜良又飞起一脚踢了过去,这一脚要比前一脚重得多,又是踢在大腿上,把个李洪义踢得“哎哟”一声,身子趔趄着松开了手。

朱喜良上前给牛耕田松了绑,重新把他扶到那把破椅子上,转回头又去安抚教训李洪义。
“你小子怎能耍鲁莽呢!对待青皮混混可以这样,怎么能这样对待牛书记呢!牛书记这是在传达县委三干会的会议精神,这不是闹着玩的,牛书记一翻脸要把你弄进去的,你不要耍你什么治保主任的威风,这不是‘文革’那个年代了。老老实实地听着:不要再动了!听见没有?”

“听见了。”李洪义很不情愿地答应了一声。“不过俺也是为了牛书记好!”李洪义又小声地辩解了一句。
“你他妈的还为我好?!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要不是大队长拦着,我早进了公安局了。”牛耕田气愤的煽了李洪义一个耳光。

“牛书记消消气,大人不与小孩子一般见识。他一个毛孩蛋子,咱不理会他,您可千万别朝心里去。咱们的会还没开完呢!下面咱继续开会吧?”朱喜良一边安慰着牛耕田,一边招呼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准备继续开会。

“俺在县里开会的主要筋骨,基本上就是这些,还是请大家谈谈个人的看法吧!”牛耕田说完,面向大家笑了笑,笑的有点勉强,也有点羞涩。

“那就让牛书记歇一会儿喘口气,大家谈谈吧!”朱喜良一边鼓励大家发言,一边提起墙角的竹壳热水瓶,倒了一杯开水递到牛耕田的手里,温情地说:“牛书记,喝点水压压惊,毛手毛脚的毛头小子,也是咱平时惯坏的!过一会儿俺让他当着大家的面给你赔礼道歉。”

“俺先说”马力达仍然是抢先发言。“说心里话,现在社员是:上工大呼隆,干活磨洋工,仰脸看太阳,下工往家冲。本来是一天的活三天都干不完,赶上三夏大忙,遇上雷雨大风的天气,本该去抢收抢种,可你用大喇叭喊、小喇叭叫,叫他声亲爹他都不到。你急的屁股眼着火,嘴里冒烟,他却说:‘你活该,大雨淋淌了,省的收了,我能摊到多丁点。’你听听这话,不是气死也得噎死。咱宁叫干活累死,也不愿受这样的窝囊气了,这样的窝囊气俺早就受够了,这样的队长俺也早就干够了。只是以前不敢说罢了。今天会议一开始俺还疑为是牛书记发高烧说胡话呢!既然中央一号文件都说了,要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到户,包产到户,咱们就照中央一号文件办。牛书记、朱大队长,您说什么时候分,俺马力达决不当缩头乌龟!”

三队队长卢大贵早就有点坐不住了,马力达刚说完,他就一跃而起,把话茬接上了:“牛书记,朱大队长,您是知道的,无论是缴公粮、修公路、搞水利、建学校、俺三队哪一样落后过。这回分田到户、包产到户,俺还是听您的,您说什么时候干咱就什么时候干,决不拖咱全大队的后腿。越快越好。力达刚才说了,咱们一年到头,汗没少淌,力没少出。累死八截子咱都不哭,不光受窝囊气,连肚子都填不饱。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何况咱都是上山下坡,天天跟石头坷垃滚在一起的人,肚子里没有饭,头上直冒虚汗哩,俺兄弟二贵去年在岭南修水渠,正抬着石头就晕倒了,石头砸断了他的一条腿,在家躺了半年多,实在憋不住了,拖着个病腿,带着老婆孩子外出讨饭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要不是俺娘有病,俺得在家伺候俺娘,俺也早出去讨饭去了。俺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话,牛书记、朱大队长,您可不能说俺反动噢。”
“俺杨永奇就是馋,整天野菜树叶一锅烀,一丁点油腥都没有不说,就连大盐也得数着粒儿当珍珠吃。说句骂人的话,屙出屎来都不臭,连狗都不吃。还有一件事,说出来不怕您笑话,就连跟媳妇的那点事,俺现在都使不动它了。”

杨永奇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会场就笑翻了个个,要不是屋顶压的结实,说不定连屋顶都给笑飞了。
马力达笑得拍着屁股在会场里蹦来蹦去,李光辉笑得肚子疼。两手捂着肚子趴在凳子上,腰躬得像只大龙虾,就连牛耕田、朱喜良也都笑得鼻涕眼泪流成河,李洪义那小子想笑又不敢笑,不笑又憋得慌,只好蹲在墙角里,面对墙角冷凄凄地笑,生怕被大队长听见了,再用脚踢他。

马力达笑迷迷走到杨永奇跟前,拍着杨永奇的肩膀,兴致勃勃地说:“兄弟,你听着,你如果真不行的话,哥愿意发扬点助人为乐的精神,帮帮你,咱老马有的是力气。”
马力达的话,又引得会场笑翻了一个个。 没发言的那几个队长,这会儿也都争先恐后地抢着要给杨永奇帮工。

十队队长侯希文嬉皮笑脸地说:“俺是义务劳动的先进尖子,俺自愿去给你出一个晚上的义务工,干完后转脸走人,茶水不沾。你看行不?”

“人家说的是实话,你两个王八蛋却当成了笑话,不准你俩再胡吣,小心你把俺惹火了。把你的小兄弟给废了。”杨永奇似乎很委屈,也很窝火,愤愤地说了几句话。说完后,把眼光投向了朱喜良,示意朱喜良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帮帮他,同时也把会场秩序整一整。

朱喜良会意地站了起来,两只手做出了向下按的姿势,温和地说:“大家静一静!大家静一静!刚才杨永奇队长说的话没有错,我们庄稼人一年到头在山头坡地上爬滚,打的粮食却填不饱肚子,饿得抬不起来头。这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咱们产量低。产量低又说明什么?!说明咱们落后,说明咱们偷懒,说明咱们自己骗自己。人哄地一时,地哄人一年,这是咱挂在嘴边的话。这回党中央的一号文件,叫咱们包产到户、分田到户,就是叫你自己干,就是叫你不偷懒,就是叫你不自己骗自己,你打的粮食多你自己就得的多,没有人敢争你的,抢你的。这样你就慢慢地富起来了。俺就先说这几句,下面谁准备接着说吧!”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岁寒三友
    岁寒三友 2020-07-31 20:27

    小说写得贴近生活,实在无虚假,幽默风趣。好!大赞赞赞赞!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