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邳州文化网首页
  2. 散文

时光隧道 :之二(作者:马浩)

时光隧道 :之二(作者:马浩)
武河,从山东发源,终结于京杭大运河。姚庄临河而居,武河是家乡的母亲河。上有2百(碑)担8孔母猪桥,下有沂武交流,其实,桥就8个桥孔,桥头有两座石碑,玩的是文字游戏,母猪桥的桥址就在铁弗寺村,桥头不远处有座寺庙,庙里有一尊大铁佛,大约这便是村名的由来。
    大铁佛是为了镇河神用的,当年,武河常发大水。沂武交流在姚庄的东南角,沂河的分支、沙沟与武河汇聚,故称三岔河,三岔河河滩上,有株苍劲的古松,松有五股遒劲的虬枝,故称五股松,相传薛仁贵征东时,曾在五股松上拴过马,“文 革”时被砍伐,为什么不在此重新再栽植一株呢?也好让五股松有后继,让传说有迹可循,以供后人凭吊。
    三岔河下游不远,有段河湾,名曰美人湾,由于三条河汇聚一处,水流湍急,水道便在此处冲击出一个深深的水湾来,因何叫美人湾呢?我不想在此杜撰一个故事,据说河湾淹死一位姑娘,儿时,大人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到美人湾去,说美人湾飘荡着荷花,荷花能发出动听的音乐,荷花就是女鬼变的,有时,也会幻化成美女浮在水雾迷蒙的河面,哼着小曲,引诱人下水,人一入水便没了命。
    于是乎,心里更加好奇,薅草喂猪时,脚步便不自觉地迈向美人湾,心里充满着莫名的希冀,陡峭的河湾,刀砍斧削一般,俯视河水,碧蓝深湛,深不可测,河湾峭壁上长满了野花杂草,锯齿花叶的蕨类、枸杞……葳葳蕤蕤的,间杂着黄蓝白紫红的野花,似乎那里边隐藏着什么神秘的东西,不觉鸡皮疙瘩就起来了,赶紧退后,向河面张望,但见落到河里的蓝天、悠然的云朵,对岸一眼望不透的芦苇荡,叽叽喳喳、唧唧啾啾的鸟鸣,从芦苇中溢出来,震动着耳膜,遗憾的是,从未见过水面漂浮的会唱歌的荷花,更没有衣袂飘飘的美女浮在河上。
时光隧道 :之二(作者:马浩)
  
  姚庄村头枕着310国道,310国道叫307的时候,这只枕头还相当的粗粝,是一条不宽石子路,说不宽是用今天的眼光回望的,那时,感觉已经很宽大了,常有汽车飞跑而过,飞沙走石,十分震撼,偶有吉普车开过,总以为车里边坐的是毛主席。村西的“时光隧道”还是一条自发的蚰蜒小径,那是村人赶集抄近道踩出来的,后来,兴修水利,引武河水灌溉,在小径东开挖一条长沟,此时,小径似乎方转正,两边栽植了杂树,杨柳、槐树、梧桐之类,加之野生的杂木,路便被装点的有模有样了,去掉杂树,种植银杏树是后来的事了。
    说到种植银杏树,先说说姚庄村东的几个自然小村落,黄庙、白家、冯圩子,这三个村子似乎拥挤在一处,一条小路南是冯圩子,小路北是白家、黄庙,黄庙与白家仅隔着一个不大汪塘,黄庙原来有座古庙,村子便称黄庙。少年时,到冯圩子去磨面,冯圩子村有个磨面坊,骑着自行车带着小麦去磨面,磨面的人多,需排队,过磅交钱,谁的口袋上写谁的名字,叫名字去领面,小孩没耐心,等着无聊,便跑到黄庙去玩,那时,庙早已没有了,似乎魂还在,池塘东边一大片银杏树林,阴森森的,多是参天古木,树粗壮,一个人搂不过来,据说此处就是古庙的遗址,人呆在里边,心生无以名状的恐惧感。
    有庙自然少不了有庙会,黄庙过去曾是个集市。小的时候,家中有个簸箕,编制精巧而顺手好用,日子久了,似乎使出了包浆,有了精魂似的,常被四邻来借,每每会问奶奶,这么好用的簸箕在哪儿买的,奶奶便会回答,早年赶黄庙会时买的,那时,便对黄庙开始神往了,感觉是个遥远如梦幻般的存在。
    后来,再去黄庙,发觉离姚庄村也就一地之隔,村子如此小,小的都不能回头看。白家才几户,都姓白,冯圩子比白家大不了多少,皆冯姓,黄庙村人却不姓黄,因庙得村名,这便有了山不在高的意味,黄庙的那片古老的林木亦不在了,池塘几乎干涸无水了,成了一条干沟,隐约着与白家分界。
    时间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镇里新上任了一把手,似乎很有创新意识,要打造一条豪华旅游线,点就选在黄庙,计划在黄庙重修庙宇,在旧的汪塘、现在的干沟开挖一个大湖,美其名曰:月牙湖。引武河水注之。同时,粮田全部改栽植银杏树,姚庄村西的小路,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全部栽植的银杏树,大田里,小麦长势喜人,一律铲除,由于急功冒进,贪功求大,不择手段,最后,此人也进去了,在此不表。不过,几十年之后,歪打正着,银杏成林,至少,成就了姚庄村西这条“时光隧道”。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