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的三大件 (作者:路兴录)

七十年代的三大件 (作者:路兴录)

一九六四年在扩军备战的形势下,随全村的十多名年轻小伙子一起应征入伍后了。爱人一人在家带着两个孩子过日子,生活非常困难,除抚养两个孩子外还肩负着包括我在内的四亩责任田,还要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为了帮助爱人减轻生产体力劳动,在我的服役期间自定了为她购置三大件的十年计划。人家的三大件是“自行车、手表、缝纫机”,而我的三大件是板车、自行车、缝纫机。

计划只是一个设想,但经济来源和物质基础都很难落实,可我还是要坚定自信的辅以实施。从当战士的每月6元津贴中,抽出2元寄家里,2元交党费和牙膏牙刷费用外,还剩2元存银行积攒购置三大件的大块头资金。

第三年提升军官后,不吸烟不喝酒,穿戴衣物不掏钱,每月津贴53元自己留3元机动费,给家里寄30元买生产资料及生活用品,还有20元存银行。

根据我国当时的物质基础,三大件虽在计划之中,但有点望梅止渴。因为那个年代,社会贫困物资匮乏,买什么都是凭票、凭证券,这些大件都是非常紧俏商品,而且在部队想都不敢想的事。突出政治年代,艰苦朴素是做人之本。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军官,张嘴合嘴买大件,弄不好被一顶“腐化堕落”的帽子一扣,三年五载别想翻身。只有哑巴吃饺子暗自在心里盘算,等待良好时机啦。

人们常说,只要有心思,定有随机缘。机会终于来了,就在人生转折的旅途中,天上掉下来了实现三大件梦想的馅饼。

一九七一年四月,根据工作需要,我被调入国防科工委进驻军工厂从事军事代表工作。当时部队派驻军工厂有两个军事机构,一是由省、市军分区、武装部派驻工厂的支左军代表室,它是随着工厂等级定的相应机构,支左军代表室主任可以坐工厂革委会主任的头把交椅。二是由解放军总部派驻军工厂的军事代表室,只管装备部队的军品质量监督和生产与检验验收的军代表室,名字上与支左军代表室多了一“事”字,为“驻厂军事代表室”。定职为正营级单位,后升格为正团。

三线军工厂,小者数千人,大的数万甚至十万人以上。两个军代表室,小的二十人左右,大的也不过五十人,为了方便管理,合并为一个党支部,在一起教育过组织生活。

地方政府为了关心照顾这些山沟里的军人,每年“八一”开展拥军活动时,要分配给军代室一批三大件类的紧俏商品,每个品种一件。支左军代表多是全家老少一起进驻工厂的,分配这些物资他们都有了,我们这些军事代表,都是从野战军抽调的单身汉,自然而然可以优先了。

党支部规定每人只能买一样,就是这三种都给我也买不起。从六五年开始攒钱,到七一年才六年时间,攒的钱连一件都不够,只好让爱人喂的一头猪还不到出槽时间就赶街上卖了50元,凑够163元买了一台上海牌缝纫机。

这是我进军工厂第一年,实现的第一大件兑现计划。送回老家的当天,爱人高兴得整整在缝纫机前干了个通宵。

七十年代的三大件 (作者:路兴录)

接下来,随着工资的提升,省吃俭用了三年时间攒够了一辆自行车钱。刚好这年“八一”节,市政府又给军代室分了三大件,支部研究还是优先我们这些单身军事代表,这是我进厂第三年兑现的第二大件计划。

自己身在工厂,上下班离厂区不远,步行十分钟就可到宿舍楼了,即使到周围合作厂验收武器装备零部件,工厂派有专用小车接送。为什么要买自行车呢?因为我儿子从小身体不好,我家离镇医院有十多里路程,有了自行车爱人给儿子看病方便多了。

第三大件的时间兑现是一九七五年,但也掀起了不小的风波。那年,工厂后勤部在外省进了一批板车散件回厂自己组装,我借机花了50元买了一辆散件找一师傅组装后,又通过后勤科长审批让木工车间给做一板车架子。借休假的机会,坐火车一百二十里到邓县,又从邓县步行六十里拉回家,脚上打了两个大血泡,爱人噙着眼泪用针给我穿破放血水。

七十年代的三大件 (作者:路兴录)

有了板车解决了家庭运输的大问题,夏收季节爱人一人在离家五里多远的岗坡麦地里割完麦子,用板车直接拉回场里打场省了不少劲。

爱人是个要强的人,两个孩子小帮不上她什么忙,除了抚养他姐弟俩外,把生活、生产料理得井井有条。即使冬雪季节,她一个人在红薯地里冒着冰渣子赤脚徒手摸红薯,摸完后用板车拉回家自个下窑存放。我看着板车给爱人解决了勤劳持家的大问题,放心的在部队完成自己的事业了。

可当我休假回部队后,一个莫须有的帽子被扣上了,说我侵占工厂利益,侵占军用物资要我做检查,在后勤科长和木工师傅收款账簿事实面前才平息了风波。

一九七九年爱人带着两个孩子随军兵工厂,临走时将三间瓦房交给了父母养老安居,就连板车也留给了父亲。一个冬夜,父母亲熟睡之中,没想到一小偷翻院墙把板车偷跑了。父亲到部队看我,不住嘴地责怪自己没有看好门户。

缝纫机和自行车随军到工厂,一九九一年工作调动到邓州市星光机械厂军代室任副总代表,缝纫机和自行车又随军到邓州。当年十月,又一纸命令将我调进武汉军事代表局工作,自行车留在了南阳送给了一位战友。缝纫机老伴不让丢掉,又随武汉至今,闲无事从破布街买回一些破布料头,二、三十元的破布料头,经老伴自裁自纫,制做成的各种衣服比商场价值百元的服装还合身得体。

 

【作者简介】路兴录,河南邓州人。1944年8月出生,1964年12月入伍,高级工程师,技术五级,陆军大校军衔。入伍后历任:战士,技工,技师,排长,驻厂军事代表,副总军事代表,解放军总装备部武汉军事代表局高级工程师。现为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南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武汉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武汉市硚口区老科技工作者协会会员。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

 

(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军休文胆
    军休文胆 2020-07-25 12:09

    谢谢岁寒三友美评!三大件在当时来说,是非常的不容易!就因为有了三大件,全村人刮目相看,说我当兵路子走对了。要不当兵,仍然是苦瓜蛋子一个。

  • 岁寒三友
    岁寒三友 2020-07-24 23:55

    那时,一家能买齐陆老师所说的三大件,真的是太不容易,也太让人眼热了。陆老师大作语言朴实无华,让人感如亲见。确是力作。为作看点赞。为大作喝彩!